不可能獲獎的工作者的苦及其他

1

上台領獎,很多人會想到某些苦楚而激動愴然。苦,一類是個人,一類是行業的。個人的苦可以靠黃袍加身短暫(或長期)抹平,但行業的苦卻常常依然如故。讓幸運兒也為那些沒機會(或不可能)獲獎的工作者的同體大苦,在心底致意。

2

首次參加前景娛樂辦的金馬獎前夕派對,難得和電影圈人廝混到凌晨一點。演員見到柯震東、許瑋甯、吳可熙,導演見到趙德胤、樓一安、林書宇,還有若干幕後或媒體工作者。更多情況是只能點頭微笑但已然不知對方來歷。也有別人問我要不要認識、但因完全不知道對方作品就不想瞎談的大陸人氣新銳導演,和相當辛苦努力發名片想找到貴人的新演員。

除了台灣舊識,最開心也最放鬆還是跟趙德胤、王興洪這對緬甸華人搭檔,興洪聊單車環島一月見聞,德胤細數「再見瓦城」集資與拍攝內情,我們的誠實在圈內應該都屬異數,這些年往還不多卻能投合。希望他們再接再厲,更上層樓。

3

恐攻陰影下,竟能與全球熱點國家敘利亞的音樂,相逢在國家演奏廳。對「我是這樣看世界- 致新大陸-來自大馬士革的歌」原本只有好奇,但旅居美國首次來台的哈瓦樂團(Hewer)樂團,四人一登場,卻毫不費力征服台灣觀眾。偶爾迴旋助眠偶爾高蹈激越的演唱與演奏,讓我對阿拉伯音樂上了絕對豐美一課。在規模較小的演奏廳看演出,別有一種自在放鬆。

在〈不可能獲獎的工作者的苦及其他〉中有 3 則留言

  1. 電影難拍,拍出來還沒人看
    金馬獎的好多電影都不是高票房的電影
    藝術總是孤獨的
    音樂無國界,音樂最無害
    音樂也最能夠引起人們的共鳴

  2. 行业之苦莫过于不被社会重视,甚至轻视。因此也产生了个人职业和社会地位的高低贵贱之分。
    叙利亚的音樂人在这个时候能来台演出真不容易。想来这几位旅居美国的他们也是想用音樂让世上重視和看到他们苦难深重的祖国之美好处。
    p.s.太阳在哪里呀?太阳在哪里?发霉的人儿等的望断肠。老天虽阴雨不停,但这段时间空气却特别的干净。这算不幸中的小确幸?!还是有失必有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