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育恆演唱會:重情重義的前輩風範

之前跟別人講姜育恆小巨蛋演唱會,陸續聽到質疑:「姜育恆?小巨蛋?」言下之意是他可以?我說多少人都唱過了,有人還好幾次,他為啥不行?當年他可是比現在許多紅牌都紅。

但今非昔比,他當紅時台灣沒大型演出場地,售票演唱不普遍。跟很多人一樣,近二十年他主戰場在大陸,從個唱到商演,全年幾乎活在舞台上,只是不在本地。

有人質疑票房,有人質疑型態,說他慢歌多,不會跳也不會露,「去TICC唱就好啦」。

坦白說,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後期,我幫姜育恆寫過的歌詞、做過的企畫極多,對他的否定或唱衰,難免觸及自我。

他老了,我也老了。他不在風口浪尖,仍有一場又一場的人民幣賺,我還在幫詞曲作者為基本的著作權環境奮戰、為許多蚍蜉撼樹般的文化政策窮忙。

知道票順利完售(儘管非秒殺),為他開心,但對內容的疑慮仍在:我會看到什麼樣的姜育恆?他能征服得了久違的台灣人?

結果大致不出所料。音色、技巧沒問題,對歌曲詮釋基本上沒變,本來就有的抖音、轉音、自由拍,隨著年紀大更明顯,但配合歌曲路數仍很自然。

重點,他唱沒幾首就放開來,大叔本色盡顯。儘管以台灣為家,儘管大陸多少更大型場館都上過,資深歌手上小巨蛋的心理壓力,真不是外人能想像。姜育恆唱到結束時,忘情說:「台北,我回來晚了!」洩露近鄉情更怯。

歌手回娘家,歌迷也回娘家。中高年齡聽眾跟隨他從「光美」到「飛碟」,終於等到一場正式演唱會交心。儘管音響舞美設計難稱完美,某些橋段似大陸晚會,但姜育恆請到退出二十五年的麥瑋婷、讓幕後音樂人李子恆、李壽全、黃慶元上台,淚謝陳志遠大師、以及對母、妻、女各有致謝歌,還透過螢幕打出包括平面、電視、唱片、經紀等三十一年來重要合作名單,皆看出前輩歌手重情重義的倫理風範。

小巨蛋藝人區,通常總有許多歌手到場觀摩或捧場。這晚只有和他「開麗」同門的宋少卿、馬國賢為主。製作人王治平感嘆:「現在年輕輩的歌手誰知道他!」時代就是如此吧,只希望我們的歌,留得下來。

在〈姜育恆演唱會:重情重義的前輩風範〉中有 3 則留言

  1. 在小巨蛋開唱,對於任何歌手都是里程碑般的意義重大
    重情重義的前輩風範,就算時代真的會長江後浪推前浪
    有些珍貴的東西一定會留下來,我愛我們的時代!
    傳聞姜育恆可能參加第四季《我是歌手》
    我想以慢歌抒情為主的他難免會吃虧
    還是滿滿的期待,能聽到更多次您寫得歌

  2. 想像的出姜哥当晚演出前及演出中那种近鄉情更怯的心境。他用一场迟到了N多年的小巨蛋个唱,让现在的台湾听众真切的听到了更感受到那个年代的唱将现在依旧是一颗闪亮的星。这些年他在这边先后在上海大舞台、文化广场、去年的梅赛德斯(目前上海最好的室内个唱场馆)都有个唱呢。
    说到姜哥的重情重义,让我想起许多年前他在这边做过的一件大善事,当时电视里为此特别播了个纪录短片。他多年来一直救助关爱着沪上一名患重病的十岁小歌迷,直到这个男孩去世。那些年他好像每年来沪都要专门到那个病童位于杨浦区一处很破旧的家里去探望,每次还要陪这个小男孩玩一会儿。直到有一年当他又一次去这个男孩家中,孩子的爸爸看到姜哥就抱头而哭,因为这个男孩已经走了。现在我仍记得当时电视里姜哥与男孩父亲相拥而泣的那个画面,真的好感人。当时我是无意间看到才知道这个如此感人的大善事,也因此对姜哥的为人有了大认识。

  3. 那些年代的那些歌在当下的大陸仍时常可听到,完全不是稀罕事,绝非是昨日黄花。所以我有点好奇,难道它们现在台湾平时少有听到了?
    这篇文读起来感人又伤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