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象級仇恨的背後,是現象級恐懼

「川普反復地跟群眾說,政府要奪走你的槍、移民要奪你的工作、外國要奪美國的國家尊嚴,LGBT要讓社會不正常…,這些說法能很能引起對現狀不滿的美國人共鳴,但卻是醞釀仇恨的溫床。」

販賣仇恨是許多國家反對派、革命黨都會運用的,但連全球第一大國內部也掀起川普(Donald Trump,陸譯特朗普、港譯杜林普)熱潮,就算他的死忠粉是以「沒上過大學、年收入5萬美元以下的白人男性」為最大宗,但這些還是足夠撐起「現象級政客」令兩黨側目。

這世界,排外與仇恨永遠有市場,律己與寬容則永遠需要很多很多幸運,才能冒出一點點芽。社會富裕之後的不均,特別容易醞釀下一階段的仇視反撲。

論者認為川普更多吸引了威權主義者,其實只要能訴求恐懼行銷得逞的政客或運動者,在其支持者中都很容易找到威權主義傾向濃厚的人,而且與收入或學歷未必相關。

至於這些人是本來就是生活中各方面的威權主義者,還是潛在的威權主義者因特定對象(如普京或川普)或事件(如911事件後支持恐攻與國家監聽者大增)而被「啟動」,坦白講已經無關緊要。

群氓就是群盲,梟雄與群氓總是配對出現。你說「毛澤東們」、「普京們」、「川普們」,是被毛澤東、普京、川普「啟動」,還是後者被前者給孵育「啟動」?學院派追究這一點,未免太蛋頭了。

在〈現象級仇恨的背後,是現象級恐懼〉中有 2 則留言

  1. 特別喜歡這一段
    「這世界,排外與仇恨永遠有市場,律己與寬容則永遠需要很多很多幸運,才能冒出一點點芽。社會富裕之後的不均,特別容易醞釀下一階段的仇視反撲」
    瞭解了一下川普,是一個高調、鬧騰、口無遮攔的大土豪

發佈回覆給「coco」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