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後退是邁步

某些人以為我鬱鬱寡歡、垂頭喪氣,甚至一蹶不振、討拍討抱,不不不,我的日子沒有過得不好,也很感恩知福,甚至忙碌依舊。近日言論從去年起其實有脈絡可循,常看自選輯或臉書的朋友便可了然。我對音樂、娛樂、文化、文創、社會、教育、政治、傳播的觀察與體會,一路走來從未間斷、與時俱進。

音樂著作權協會的董事長我還在當,也會顧好到任期滿,音創工會理事長我也會到明年三月,還有整一年時間陪大家打基礎,也夠寬裕。至於台北市政府的流行音樂產業推動委員會(簡稱「流推會」),從頭到尾都沒跟廣泛的音樂產業有關,只跟北部流行音樂中心(本來要改名台北流行音樂中心,但始終沒聽說政院核可的下文,總之改不改都簡稱「北流」)興建有關。

區區北流,光我近年開始在市府走動,已換第五任文化局長(從阿扁時期宣示北中南要興建各一座流行音樂中心算起,那更多),反正本屆流推會委員眾多,背書如花瓶作用大過決策,我懶得再多與走馬燈的文化官僚周旋並教他們讀書了(問題在一個比一個有姿態還沒興趣受教),請曾對文創園區做過豐富功課的音創工會常務理事兼總幹事彭季康老師代表出席,應為允當。

所以,既然一切照常,「四個決定」的聲明,不過是稍微做了點(於我尚屬小規模的)總整理、大掃除。

人間,後退有時是邁步。

大致感覺,接下來個人會有兩條路並進:一條是能滿足內心精神高度且做來有樂趣的創作路線,一條是與企業結盟有大利益和成就感的企劃行銷路線,中間地帶不痛不癢的活兒,將越來越能免則免。

我該更自私一點,更個人品牌一些,這世界證明:一個有(夠好的)原創內容的人越自私,越專注自己擅長而非攪和等待其他人改變的,生命會更精緻深刻,也將對整體人群(而非特定產業或階級)產生更大力量。

中間地帶搭橋鋪路環境整備基礎教育之事,留給其他從個性到才能更適合支援體系的人做,會更好。他們更不焦躁更平順更周延更顧全大局更禮尚往來更…不一定要做到什麼。

如果個性急、動作快、眼界高,就該跑得更快、看得更遠、站得更高。

政府注定是平庸的,圍繞在民主制度下的次級團體(包括這些公會、協會、工會、學會、策進會、協進會等等)注定是平庸的——注意喔,我只先說平庸,還沒談到邪惡——平庸是生態裏需要(也一定會自我完成構建)的,但如果自己骨子裡拒絕平庸,為何還繼續在裡面顧人怨?

音樂圈的朋友不必擔心我,擔心你們自己就好。其他領域的朋友不必怕我傷感自憐,我沒那麼可憐,只是長期恨鐵不成鋼,最終決定跳出火爐,另覓清涼。對某環境的無奈不代表人不能創造或加入新的環境,基本上人有遷徙的自由吧——這遷徙指的既是地點,也是心靈。

祝福所有我關心和關心我的人,謝謝大家,這幾天打擾了。

相關文章:

「音樂人是怎麼一步步變魯蛇的?--一次解密政府、業界和台灣社會的權力與權益之爭」

(轉載)揭開台灣音樂審查黑箱—— 你所不知道的著作權費率審議制度

章忠信教授對著作權審議制度的回應

為音樂人,講了2小時40分鐘

我的四個決定

在音樂界的植樹節

在〈我的後退是邁步〉中有 3 則留言

  1. 這大概是您職場生涯的某種「斷捨離」
    也看到諸多朋友的鼓氣、可惜、心疼…
    樂融哥有好多好多心疼體恤您的朋友,連我都感覺溫暖
    對於牽掛您的人,談不上打擾
    開心、放手,做自己最想要的樣子
    除了擔心您的身體,您的職業規劃、生活規劃我是一直點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