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董事長」,倒計時

解脫了解脫了解脫啦。從下午兩點大會到晚上八點晚宴結束,說了好多平常不需要說或不會說的話。笑了很多,合照很多,見招拆招很多。

第八屆董事和監察人選出來啦。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我。成功裸退。讓給新秀,給後繼,給未知。

結束時有長者會員趨前,笑呵呵跟我致意:「董事長做得不錯!但是...你叫什麼名字?」

真的很酷。「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忘了我是誰,但記得我不錯,很好。

李春祥先生砲火猛烈依舊,蔡總和會務人員有進步但仍有加強空間,李念和董事、鄭會計師、智財局施科長挺身協助相關詢答。協會正派經營,希望可在壓力下愈磨愈亮。

遇到17年來第一次參加大會的林明陽老師(真該打),巴巴地拎著「8又二分之一」30周年復刻版黑膠唱片送我的李壽全老師(真盛情),還有94歲高齡的國寶作曲家曾仲影老師親自出席(真肅然起敬)。當然我也喜歡近年開始露臉的若干鮮肉弟弟,這麼枯燥的協會需要新血一起理解。

來回捷運途中,常務監察人周建平老師沒聊半句會務,反而賜教他多年研究《詩經》風土人物誌學術心得。很妙吧,前後都是相當政治的場子,我滿耳聽的卻是葛天氏之民。

這應該也算是我安全下莊、光榮解甲的佳兆。剩下最後一個半月,那個出現在全台收取公播、公演、公傳權利金存證信函上的「陳董事長」,倒計時。

在〈「陳董事長」,倒計時〉中有 6 則留言

  1. 身将解甲,心会解吗?爱操心的你,想来在未来的日子你会依旧心系MUST的哈。
    倒计时的陈董更要开心服务到最后。
    我发觉朋友的朋友基本都不可能成为自己的朋友。而且曾经的我一度还以为,在喜欢听同类型歌的类群中会找到同温层人,但现实是无情的。

  2. 想起以前的一位同事有次和我一起去见她以前部队里的战友,结果我和她战友蛮谈的来,但我和她(同事)平时却不是很有话聊,尽管天天在一处共事。
    还记得当时这位同事在回来路上带有不解的语气问我:你怎么会和她(指她战友)那么谈的来?在部队时我最不想和她聊天了。闻之我没回应她,其实心里话是:因为觉得她战友思想比她成熟许多,(我这同事向来如小孩),而我又向来喜欢和有思想的人聊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