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垮社會的從來不是民意拉鋸

李明璁:「那些不肯給同志結婚權利的人,許多也是不太願意祝福周遭親友不婚獨身、類婚同居、或離婚好散的人。」

我從各種言論中,還能合理揣想這些人對待移工、外勞、原住民、遊民、新住民、關廠工人、不同顏色陣營、異教徒、甚至只是不聽老人言想追求自己職業、婚姻與信仰的子女等對象或議題時,可能極類似的台詞。

「能不能不要撕裂我們的社會,還給我們平靜的生活。」在電視上看到這樣的苦情人士,我一邊覺得荒誕,一邊同情。他們是真的在暈眩中受苦。

所有迫害者(包括一點都不自覺自己是加害者、如漢娜鄂蘭說的「平庸邪惡者」),都會對「世道變了」感覺恐懼,並興起「我正身害迫害」的觳觫不安,進而抱團反擊——這絕對是生物本能。

畢竟,我不相信在這(大部分正常機能已傾塌的)社會,能在任何事情上畢其功於一役。這不只是同性婚的問題,或者單一領導者或執政黨怯不怯懦、髮夾彎不彎的問題,而是社會多數人的分裂早擴大到難以跨越的問題。

一個小小民意調查46.3%和45.4%的正反結果,主辦方就要以「零共識」、「十級大地震」這麼不專業的引導性言詞危言聳聽,我還真好奇歷來台灣大選,乃至脫歐公投、美國總統的驚心一戰,不是早該把好多地方震垮了?

震垮社會的從來不是民意拉鋸,而是理性的喪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