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組織都有魔性,及其他

1

很少急著從言詞到心底「妖魔化」哪個組織,因為任何組織在我看來都有魔性,但看何時發作、又發揮到何等程度。

若一旦百分百發揮,那麼該組織必已成魔,我們也不必幫「妖魔化」了。

2

《墨子》看得比《荀子》快,一來是更熟悉古文的語境,二來是《墨子》一書重複處太多,不但理論重複,還多有弟子與後人重複記述(酷似耶穌幾大弟子的福音書)。尤其愛用時下所謂問答法,以別人所問(不管是真問還是無問自答)引出老師怎麼說。

學院派奉為隱晦深奧的〈墨經〉(一稱〈墨辯〉)等六篇,我也興致不高,認為是門生衍作依託可能較大,類似「字詞自定義」的思辨,並不表示墨家據以推論治國平天下的論述正確。

其實不管墨子還荀子,那時代需刻簡寫作,堪稱不方便到極點,不知為什麼還想用這麼多累贅句型、華麗詞彙。其實古人也好,今人也好,反覆與堆疊並不能讓道理強壯——只是,看起來強罷了。

3

歌唱老師哀怨說:「沒有人真心為我唱一首歌。」我說:「不是每天都有人唱歌給你聽?」他說:「他們都是說,老師,你幫我聽一下...」

秒懂後,我想想,也沒人會特地唱歌給我聽,這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都沒有人唱歌給他/她聽吧。這需要哀怨嗎?

即便羅密歐為茱麗葉唱了一次歌,沒多久...也就死了。

在〈任何組織都有魔性,及其他〉中有 1 則留言

  1. 其实知道不少人都想为你唱歌(独唱),只是你想听谁的为你而歌是问题的关键。
    昨天世界读书日我一页未读。2中的末句说的很在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