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筆記2:臣子永遠不可信任

論提倡君王術,韓非比起一千七百年後的馬基維利早太多了。墨子的尊君已經讓我很倒胃口,那時沒空寫閱讀心得。現在看韓非子,他根本無須像墨翟一樣拍君王馬屁,幫老闆找歷史脈絡,他根本直接開口閉口都在獻策,告訴做王的,該怎麼對付部下。

可是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這些說君王術的人都不是君王,都只是和他們批評的對象一樣階級(所以,其用心啊...)。

韓非作為人性負面心理大師很有根柢,口吃嚴重的他,我甚至懷疑他因自卑轉自大,成功化阻力為助力,剖析暗黑世界、從負面思考,是一把手。

簡單說,他從頭到尾就認為不可以對別人太好,好就會出事。王者高高在上,天下之貴之尊,更不可以也更不必對所有屬下好,因為每個人都虎視眈眈想害王。韓非把自己的被迫害妄想症成功洗腦給那孤單的統治者。

〈愛臣篇〉:「愛臣太親,必危其身;人臣太貴,必易主位;主妾無等,必危嫡子;兄弟不服,必危社稷。」「是故諸侯之博大,天子之害也;群臣之太富,君主之敗也。」

親兄弟分封的諸侯不可信,異姓領俸祿的官員當然更不可信。韓非其實是個小氣鬼,換成現在他一定否定「高薪養廉」的作法,因為他多處提到(很在意!)官員不可太有錢(但有錢的標準誰來訂?)。

他最在意的,還不是怕公務員奢華享受,而是官員會拿自己的財富去給別人,不管是給老百姓做慈善救濟,或者資助特定對象結交黨羽。

〈揚搉篇〉:「大臣之門,唯恐多人。」「毋富人而貸(意即施予,可施惠於民)焉,毋貴人而逼(意即造成逼迫自己)焉。」

〈二柄篇〉:「人臣之情非必能愛其君也,為重利之故也。」

看到了嗎?韓非突破盲腸(當然是從他黑暗角度看),他認為這些人為何會當你部下?是因為愛你嗎?我到你公司上班,是因為愛老闆嗎?不一定啊。是因為錢,因為報償。

所以,能夠給資源給錢的人,就是老闆。而我們古代思想家認為老闆只能有一個,所有好處都得老闆扁平式管理、發放,所有人情、面子、感恩,才會匯聚到老闆一人身上。

至於薪水?夠用就好吧?餓不死就好。反正你表現好,我就會繼續給你啊。

在〈《韓非子》筆記2:臣子永遠不可信任〉中有 3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