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的浮世繪6】被迫飛翔的建築師

6

我是個建築師。有建築師的執照但是沒開業。這些也不是重點。

重點我在飛。飛在一個非常非常大的宅子裡。那應該是我設計監工的一間豪宅,可是夢裡面它怎麼變得更大,簡直快變成好萊塢明星會買的那種莊園了。

我的業主,一個過氣的官員,卻還透過某種神秘的政商關係取得某項物資海外代理權的有錢人,她在草坪上瞇瞇眼看著我對著我笑。

我的業主是他,但他現在卻戴著假髮繫著圍裙,像個慈祥的老管家,在他超美超整齊的草坪上,仰望著我。

太陽很大,太陽的金光照著他花園裡的雕像,照到標準游泳池的不鏽鋼欄杆,整個莊園閃閃發光,而他如此慈祥。

他向我揮手,好像向我致意,又好像喃喃對我說著什麼話。他想請我到他的暖房喝杯早茶嗎?

我繼續飛,很禮貌地欠身向他回禮。他的假髮真的很可愛。只是那胸部裝得也太不像了。

我為什麼會在這房子附近飛翔呢?

不知多久後,我忽然發現了。我的飛行簡直是一齣鬧劇。我被綁在一個超長的細鋼索上,鋼索的中心在他莊園的正中間的一口水井裡。我像遊樂園的摩天轉輪一般,輕快地在這豪華的物業四周盤旋,但卻無法脫身。

這時我終於搞懂剛才「她」在對我說什麼了。

她在說:「永別了,別再踏進我家一步。」

但是他還需要我呢,他需要我幫他鳥瞰這整個家,需要我像個忠心的衛星,盡情地在四周衛護。他要我像日月星辰一般,輪替地在他不同景觀的窗前出現。

而我不可以踏進他家半步。

這是什麼樣的懲罰啊,我忽然感到暈眩,卻不至於從空中掉下來。我被鋼索控制得好好的–這不會也是我旗下的電機工程師幫他設計的吧?

我一陣陣地暈眩。

在〈【夢的浮世繪6】被迫飛翔的建築師〉中有 0 則留言

  1. 老師的小小說
    讓我想到最近讀到的一句話
    [這世界如此開心
    詩人們卻不肯快樂]
    能夠飛翔
    不是自由嗎
    卻變成了rootless displacement
    一切的浮華 活動 進步
    都失去了生命力
    靈魂也不得不暈眩了

  2. 感覺這篇很有寓意….不過,我還是看不太懂就是了…
    有”被利用、被背叛”的感覺..
    把房子建築好,卻進不了家門,有”為人作嫁”之感。

  3. 女兒說能看懂繁體字了,要看您的小說
    家裡的繁體小說都是豎排版,一時還無法適應
    就找來自選輯的《夢的浮世繪》給她看
    我知道可能有的還不適合她看(似懂非懂中)
    不過能感受您的文字對她的震撼
    比如這篇,她說寫得好諷刺啊,你不覺得很諷刺嗎

  4. 您的創作多的自己都忘記了
    這系列七篇我看過好幾遍
    雖然描述的人物職業、身份迥異
    人物特點和職業特點刻畫的入木三分
    特別是看到會計師的職業描寫不禁莞爾
    能深刻的感受到某種真實的「人性」
    無關對錯、美醜,那就是人性
    一個文風犀利、冷冽幽默、天馬行空、奇思妙想的文字世界
    也不得不說,我的領悟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