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淡平和、戛然而止的《接送情》

兩齣我個人原創音樂劇《愛呀,我的媽!》和舞台劇《接送情》作品,今年都登上了台北國家戲劇院。後者尤其難得,在大陸少數城市巡演後,終於回到「小趙」與「小姐」的家鄉。

講外省退伍軍人與台灣雇主超越省籍與階級的情誼,《接送情》早十年、甚至早二十年推出,相信更符合台灣社會政治正確的口味,但那時的寫法肯定和如今不同,2015年創作此劇時,雖有兩岸三地的政治現實襯底,我通篇採取了「舉重若輕」的簡約手法。

大陸有評論指出:「最後一句臺詞,本可以很討彩,但演員處理得沖淡平和,恰如兩個人物在大時代中的命運;而且全劇在此戛然而止,根本沒給觀眾留鼓掌的氣口。這是何等的高級和自信。」

沖淡平和,戛然而止,確實是看出刀口,也說出我這年歲,處理這種老掉牙故事的一點點「高級和自信」。

有人說怕不怕這種題材不對現在市場胃口,我想果陀怕的,加上各種外部因素,這戲能演出場次著實不多。今天下午(2017/09/30)加開的14:30,還餘四十張票左右,但遇上各界補班,每齣戲果然各有其命。

接下來只有2018/06/30~07/01台中國家歌劇院中劇場,有三場演出,敬請有緣人把握。

在〈沖淡平和、戛然而止的《接送情》〉中有 8 則留言

  1. 回台演出的感觉定是有别于陆演的。此剧是需要观众细品每句台词和演员每个眼神和动作的,可惜现在是个浮躁的社会,能静心听品那个时代那代人情感的人不多。
    許百合在和小赵数年的相依相伴中,感受到了永不换季的春天

  2. 恭喜《接送情》台北國家戲劇院首演成功
    「小趙」和「小姐」終於回家!
    是啊,編劇並不想賺觀眾的眼淚為目的,處理得很高級。
    而貫徹始終的那種溫暖的力量似在撩撥人心最柔軟的地方。
    大時代里的小人物的悲歡離合,對於大陸觀眾是熟悉而陌生的
    看劇讓人感覺親切沒有距離,朗小姐的山東話,朋友說和她姨媽一摸一樣。
    「不能和你百年好合,就盼你長命百歲」
    情到深處只求「平安」二字
    入戲頗深,散場後讓人意猶未盡!編導演經典之作!
    我知道也許在《接送情》的首演才有可能看到樂融哥發的近照,終於看到了!

  3. 最開心的是
    果陀台版花錢重新改善了舞美
    更能烘托這兩個人的處境
    可惜大陸巡演因預算關係相形簡陋許多
    但也無可奈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