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影評98:無極

「無極」是喜劇片嗎?還是,被編、導、演搞砸成了一部喜劇片?乍看到資深影評人聞天祥的影評,還在想他會不會罵過火,沒想到開場不久,我已經開始擔心後面會發生什麼事了。

以為是古裝武俠片,沒想到沒多久便出現奇幻片味道,這沒啥不好,可是面對好萊塢拍過的諸多奇幻片,「無極」立志做華人的奇幻大片,號稱想一拼「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端上檯面的成品卻顯得主題、劇情和特效場面都貧血無比。

神與人共處一個世界,但為何只見一個神,不見神仙界的故事?唯一的神「滿神」出場為了出手救小女孩「傾城」,沒有動機,也沒有情感,也未交代這個預言(或說詛咒),和天上人間的恩怨有啥關連。

滿神像媽祖或觀音顯靈,更像武打小生或特技演員翻跟斗出現,然後對平凡小女孩要求了一個「浮士德出賣靈魂給魔鬼」般沈重的交易。如此孤單的情節,很難讓人感動、震撼,也不怎麼奇幻。「白雪公主」被三巫婆在生日詛咒長大後會遇害的童話,似乎都還比這個設計直接有力。

滿神因為只是孤伶伶的角色,其實做不出奇幻片氣勢,也讓我們始終搞不懂她故弄玄虛的「無極」,和吉普賽算命仙或任何魔法片的「水晶球」可以看到過去未來,有啥不同?「無極裡什麼都有」,這句話並不能說服飽讀詩書的華人觀眾,也唬弄不了神學哲學科學豐富的老外。這是主題思想的貧乏。只有slogan,沒有文案或企畫案。

情感戲不落實、角色缺乏動機,這只是開端。神與人的戲(包括接下來滿神與大將軍光明打賭)空洞就算了,人與人的戲也好像在演若干港產喜劇電影(或者讓我想起王家衛的古裝片),讓戲院裡爆笑連連。

如果你是要惡搞Kuso或諷刺正統文明,或者要顛覆古龍式的武俠、金庸式的武俠,而想弄個太空超人式或無厘頭武俠,我們可以換個標準看待。但明擺的國際大導演似乎是很正經地想告訴我們一些什麼–包括愛的真諦、愛不到的苦楚?這時候我們就可以合理質疑:他到底在幹什麼?他不會覺得做作好笑嗎?他有聽到觀眾的情緒反差嗎?

我有點想問飾演奴隸崑崙的第一男主角張東健拿到的劇本,有沒有寫其他人的部分?否則,他會不會懷疑自己的部分為何如此「厚」、「重」、「實」,而其他人的對白或情緒如此「玄」、「輕」、「虛」?他好像在演張徹或胡金銓時代的武俠戲,忠肝義膽,拳拳到肉,又為主人又愛美女,還愛家園重朋友,至死不渝。他完全是個傳統英雄。一點都不太空或後現代。

反之,其他幾個主角全都輕飄虛矯地像紙糊的人物。僅有一場戲的王像小丑,長大的王妃傾城更像瘋女人或花癡,這讓我們對前面安排的大將軍光明(真田廣之飾)冒死要勤王救駕,奴隸崑崙易容變裝代替大將軍的劇情張力,一下瓦解。這哪值得救駕?王妃哪有什麼危險?本來可以變成希臘古典悲劇或黑澤明「亂」的氣勢,一下變成港產某種無厘頭賀歲片。

之後種種便不用細說,將軍對傾城的感情,北公爵(謝霆鋒飾)對傾城的感情,都無法讓人感動。傾城對自身命運的苦,也一點沒有說服力。她好像好過得很,不管被救駕到瀑布邊,或囚於鳥籠,或被劫到湖邊別墅與將軍鴛鴦蝴蝶,她哪有什麼苦?她又真愛了什麼人?

被詛咒一生得不到真愛的美女,應該是古今中外藝術作品中很容易討好的角色類型,結果卻這麼難被觀眾接納,很難只說是演員張柏芝的問題,編導肯定要負最大責任。

再退回制高點看,這樣一個奴隸變將軍、美女愛奴隸,將軍被奪去一切的故事,本來是很可以發展出東方文明特有的一種「黃梁一夢」、「南柯一夢」、「世事如夢」的情懷,但編導沒有好好細心著墨這樣的悲劇性,反倒用不相干的許多花言巧語或鏡頭、美術賣弄,剝奪了這一切的省思與感動。

最後我要說,這部片的真正預算不清楚,但讓人感覺花的錢比張藝謀「英雄」少得多。張東健被狂牛陣逼著快跑的戲,不像「納尼亞傳奇」倒像「功夫」或「少林足球」,圓形皇城的模型或內裝近景,更簡陋、單調、無創意。和西洋古裝大片「亞歷山大帝」、「特洛依之木馬屠城」或「神鬼傳奇」不能比,和「魔戒」、「金剛」的頂級特效更完全不在一個天平上。讓「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場面有沒有」的觀眾都徹底失望。

我們瞭解華人影業預算有限,硬拼特效畫面會吃虧,但就該好好說故事、做足文戲、拍出內心世界,否則,動輒以代表大陸或香港進軍奧斯卡外語片為目標,不會太自欺欺人嗎?

(2006.1)

在〈陳樂融影評98:無極〉中有 0 則留言

  1. 無極,這部片子讓我很囧TZ,但是裏面有兩句話我依然記得:
    一、跟著你有肉吃
    二、要好好活著
    可能在我的眼裡,作為一個領導、老闆或者老大都必須做好第一句,跟著你有肉吃。無極是一個神話?不,它是一個講述慾望的故事。一個饅頭,一個國家,一個美人,一場征服。人人都有自己眼裡的肉,那些現在的和未來的需要既是無極的實質,慾望的無窮……
    慾望的世界里,很多的人和事並不能如願,哪怕是生存也會需要勇氣。活著,本身就是一個課題,好好活著,可能更是一項艱巨的任務。活著,就要吃飯;好好活著,還要有肉吃。循環往復的世界上,真理就是不斷滿足自己的需求,不斷地競爭,不斷地實現一個慾望再產生另一個慾望。
    從人生觀的闡述這個角度,陳凱歌的這部電影是成功的,因為無論電影再花哨,若干年后它也讓人記住了這兩句箴言。

  2. 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
    此部電影當時最成功之處就是
    成就了張柏芝和謝霆鋒的姻緣
    後來據說又成了兩個人的預言

發佈回覆給「乐融融-乙」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