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拜登政府「眼高手低」問題,談到「寶瓶時代」

針對我一篇〈[提醒]2021辛丑年大預言:拜登政府整體任期表面好看,但不適合領導地位,領導宮必有意外刑剋〉,談到「綜合來說,這可能是眼高手低,卻不知道自己眼高手低(或昧於現實)的政府。」

網友小小強留言詢問:「眼高手低的手低是『技術上』的還是『政治妥協上』的?還是外力使絆子?」

我說:「都有可能。但我最主要覺得是水瓶座能量產生的優點與缺點博弈。這世界總有很多高帽子等人戴,但幾千來的演變讓我們知道,真正高的許多人都失敗了,反而有許多戴高帽的猴子坐進歷史。」

本來已經回覆在留言區,但覺得很多人可能不會去看留言區,決定衍伸出一篇文章討論。

我當然沒有未卜先知的神通,但根據命盤推演,可以綜合看出某種能量流動。因為出外宮比本宮強,得出本屆美國政府可能「面子重於裡子、形式大於實力」。因為領導宮與被領導宮(人民)都不好、都痛苦,得出可能「施政目標與實際結果不符,甚至與領導層自己當初推動時的預期不同」。

解盤需要高度理性與感性的交融,至少,在我這邊是這樣,其他江湖派命理師如何我管不到,但我不是獨鑽研命理而忽略其他世事學問的分析師。

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興起新時代運動(New Age Movement),西方從東方借鏡,又包裝傳回東方乃至全世界,在台灣早有大批愛好者。支持者認為人類文明正準備進入「寶瓶時代」,不只強調人道主義,也從追求物質與科技,集體意識提升為更注重心靈與精神,最後達成「四海一家」的和平願景。

連趨勢專家約翰奈思比(John Naisbitt)1990年出版的《2000年大趨勢》(Megatrends 2000)一書中都指出:「過去被視為新時代運動獨有的某些觀念,如今已成主流思潮。」

注重人權、環境、內在提升的聲量比一甲子之前大,是當然的,但是不是真的成為政治、經濟、教育、社會主流,我想任何人都看得很清楚,並沒有。

而且,再怎麼喜歡談寶瓶時代、引用新時代思想的人,都很少告訴我們:寶瓶時代到底何時到來?(就好像基督教徒渴盼耶穌基督重回地球卻沒得到答案一樣)

很早之前有一說,2012年12月21日是人類頭腦的世界末日(確定不是被AI人工智能取代?),真正的寶瓶時代於2014年7月26日到來。

又有一說,進入寶瓶時代的正確年分是2151年。

好吧,前一個日期早已經過了。後一個,在你我有生之年,根本等不到。

回頭說拜登政府,從星象看,本屆拜登政權深受寶瓶座能量影響。喬拜登就職演說稱:「今天,我們慶祝的不是一位候選人的勝利,而是一個奮鬥目標的勝利,是為民主的奮鬥。人民的意志被聽見了,人民的意志得到了關注。」

勝者永遠會操弄人民一詞,都覺得個人上台是人民的勝利、人民的意志,從毛澤東、蔡英文、韓國瑜、川普、喬拜登到無數的未來統治者(不管後來在位時間長短),都一樣。

「歷史、信仰和理性指向一條明路,一條團結之路。我們可以不把彼此當成敵人,而是鄰居。我們可以尊嚴和尊重彼此相待,可以同心協力,停止叫囂,讓溫度冷卻。因為沒有團結就沒有和平,只會留下苦毒與憤怒;不會有進步,只會有讓人厭倦的離譜言行;不會有國家,只會有混亂狀態。」

這話可以是任何暢銷感性勵志作家、宗教散文家、佈道者、寶瓶時代愛好人士宣揚,但從第一強國的元首口中說出,至少對我不具說服力。

中外古今歷史上,愛操弄大詞的領袖,都會證明他們要做的完全是另外一些事。或者,即便他們意欲如此,能力卻遠遠跟不上。

我沒有排斥新時代運動,深讀過許多新時代著作,也期待真有寶瓶時代那種集體意識的普遍共振、維度提升。但我沒有想掉進名相的知見稠林,自欺欺人。

政客自己都不提升,期待群眾提升?宗教徒或知青自己都修練不到位,期待通俗讀者與觀眾埋單?我說這些一點都不算犬儒、虛無,而是非常認真,也許,太認真了。

做人,我可以追求和光同塵,但談問題,我眼裡容不下沙。

這就是我對小小強提問的較完整回答。

延伸閱讀:
[提醒]2021辛丑年大預言:拜登政府整體任期表面好看,但不適合領導地位,領導宮必有意外刑剋

在〈從拜登政府「眼高手低」問題,談到「寶瓶時代」〉中有 8 則留言

  1. 初衷和能力真是两个层面的问题。现在仿佛全世界都公认中国有能力和美国较量,成为未来的世界老大。坦白讲,中国威胁论,作为中国人的我,多少还是有点小开心:证明中国真的强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