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間,有好人還是該有緣時多見見。」

有時候會有很多錯亂的感覺,短暫交叉。

比如,某朋友說想我了,疫情結束想來台北見我。然後描述為何忽然有這心情,扯到了他剛看過某國學大師孫子的訪問,那後人實在和爺爺的學問見識氣質沒法比,但他也是在仗著自己的生理基因(是名門之後)說著死去的名人典故。

我大概可以梳理,我和那個國學大師孫子的訪問有啥關聯。

「這人間,有好人還是該有緣時多見見。」可能是我這朋友的潛台詞。

然後,沒幾分鐘,因故滑到一支某資深網紅過往直播片,提到他國中跟一帥哥死黨忽然告白「我喜歡你」,對方就立刻不再來往,終其一生沒再講過話。他因此想到自己也可能也曾經是個GAY,只是最終沒有選擇、不想選擇跟男生一起。

他說自己毫無道德感,不覺得有什麼事情不能做(更不用說「不能說」了),他剖析,因為不希望自己有任何一個可被打倒、會覺得不好意思、會尷尬的情境。他說在街上他甚至會想像有哪一個女路人是他不可以親嘴的(無分長相、身材、年齡等),後來發現都可以,要做他都可以做!(只是有的可能要忍受?!)

他的頻道幾十萬粉,留言區充滿對他誠實、直率、親切、勇於面對自己的讚美。

也許,這些粉也覺得這人間難得有一個好人,「屌逼了」!

很多人沒真看過尼采的著作,卻都有某種超人幻想(至少是對「非超人」的嫌惡?),在這我沒有想就超人理論與自戀人格的差異展開來說(我又沒有很多粉,又沒收平台分潤),只想說,跟這位網紅驚世駭俗到稀鬆平常的歷年言行相比,我(們)的誠實與直率簡直會被他視為扭扭捏捏、謊言連篇吧。

我是不可能像他一樣說那麼多事、出那麼多格,因為我對世界的看法與對自己人生的活法,跟他很不一樣。當然也就順勢找出之前估算過他的生辰盤,我會心一笑了。

現在科技給了他足夠的正反饋找到知音與團夥,也給了他商機。但在古代,我就很好奇同樣這樣的命格,能在哪些方面找到成就感。

也許,人家依然是長安走馬看花鬥酒的闊少爺,然後笑看我們書呆。

在〈「這人間,有好人還是該有緣時多見見。」〉中有 5 則留言

  1. 赞同,每个人对「好人」的评判标准不一
    那么就寻找自己生命中的好人

    最后一段很有画面
    但我想书呆也可以是玉树临风陌上人如玉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