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盪

觀察者認為台灣選情有鐘擺效應,其實媒體輿論也有鐘擺效應。

鐘擺就是固定、均衡的「一半」。任何週期性的往復,就是「一半」。

台灣當然不是只有藍綠,藍綠成為一種普遍的二分法概念就難辦了。非藍非綠、淺藍淺綠、忽藍忽綠的人,也都無法倖免被大體歸類在二分對抗中。

可觀察到,近年綠營主政,做不好的時候,藍營就一輪猛攻;然後只要出現一點好消息,綠營就出來顯苦主姿態,表示:「看吧,唱衰的人、胡鬧的人、施壓的人,看好了!我們不是沒做事,好消息來啦!」

也不管是否那些事情是否本來就該做,早該做。被猛攻一輪的人要出一口挨打的氣,而不是「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現在沒有這種情懷和修養了啦。

這回的「疫苗之亂」,不就是活生生的樣本?

前面藍營(或友藍人士)集體批判,一說來了15萬劑,綠營(或友綠人士)集體高潮。

不免讓人懷疑,有時候好消息會不會是一點一點被放出來的?所謂政治上的節奏與風向,是不是這麼一回事?

先引蛇出洞,再打蛇七寸?

甚至AIT(美國在臺協會)台北辦事處,26日酈英傑卸任演說還以無比客套的外交辭令,讓台灣社會以為美國不一定優先供應疫苗給台灣,被罵了一天,到28日莫德納疫苗消息見報,AIT立刻發文「歡迎第一批次莫德納疫苗即將抵台,這是美國疫苗首次抵達台灣」,還打出「真朋友真進展」口號——AIT不是理論上無所不知?AIT難道也是配合演出的一員?

之前劉青山(註:我挺懷疑這是某位有文筆、但目前非在朝的非素人取的筆名,「留得青山在」嘛)寫道:「現在罵蔡政府很容易,等疫苗來了,全民還是會謝主隆恩」、「短時間內的翻船,讓大家誤以為大勢已去,也讓看似風光的柯文哲、侯友宜做了二個月的春夢一場」。

對照昨天僅15萬劑莫德納疫苗抵台,前綠委林靜儀醫師忙不迭要人民肯定政府,「有沒有按部就班的在努力?」明眼人就懂了。

綠營一直比藍營會下棋,比藍營陰險。以前政客出了事講立刻止血,現在未必。有時貌似爆發醜聞,高層明知真相不立刻解釋,像擠牙膏一樣引批評者上鉤,讓你藍營或異議者出來搶幾天版面,最後再一次說清,給出致命一擊,讓敵人重重摔下。

兩年前形容「國民黨像四平八穩的員外,民進黨則像長袖善舞的妖姬」(妖姬是比喻,無性別歧視)。現在國民黨退步成一群笨員外,妖姬卻升級成了殺手女間諜。

笨員外俱樂部不可能歡迎我,殺手女間諜又知道我會看穿她——所以,就都保持距離。

鐘擺效應會一直發生。就像打地鼠遊戲,已經是生理反應,頭一冒出來就要打,什麼事一出包在野就要罵。然後稍有利多(不管是真利多還是假利多、大利多或奈米利多),在朝的就會如半澤直樹般「加倍奉還」——而不可能覺得抱歉啊,遲到了,是我們還不夠努力、害大家擔心了(這又是絕不該再期許的復古風情)...

當代認知的「正義」、「口碑」,繼續這麼擺盪。

在〈擺盪〉中有 4 則留言

  1. 客觀,中期來看,疫苗最後是大家都有
    (會流血削價競爭、甚至白送)
    只是就整體看來像NCC那位專委在玉山踢翻的火
    賭老天會下雨就解決(以前有多少登山客也這樣解決?)
    ,要貪天之功補己過,
    險中求的富貴,遠觀看起來也是狼狽好笑(提醒自己該惜福?)
    並沒有印象中女間諜的雍容優雅(中007的毒???)

  2. 针针见血之文。

    策略是政治斗争的隐形利器。国民党真是太笨太耿直,从蒋与毛的黄埔军校斗争到现在,世代未进步过。

  3. 説得好,其實本土妖姬跟對面的紅霸的手段像得不得了,真是可怕,還一堆傻子認爲KMT倒了就天下太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