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躁動的帝國》:要犧牲大家一起犧牲,不能我犧牲了別國佔便宜

政治真的很麻煩,國際政治更是。我不會隨便批評曾在檯面上的很多人,因為設身處地,回到過去,我也沒十八般武藝能應付這些局面到萬無一失。

挪威史學家文安立(Odd Arne Westad)《躁動的帝國:從乾隆到鄧小平的中國與世界》(Restless Empire: China and the World since 1750),快速幫已經記憶模糊的華人,梳理著這些圖謀:

單單以列強帝國主義在中國境內的特權,就有各家彼此算計的漫長歷史。

比如辛亥革命剛起,列強覺得自己沒一個可獨自吞下清廷留下的大肥肉,又不願立刻押注單一地方勢力,最後由英國一錘定音:「基於需要一個可以保護英國企業穩定經營的因素,任何人能維繫住中國統一、即使只是短期也好,英國就會支持他。」

但大清確定亡了,列強又開始想趁亂各自搶走一塊肉,俄羅斯要外蒙古獨立,日本要東北部分自治,英國倡西藏自治,都拿著民族自治旗幟遮掩。但哪一個方案會成,哪一塊土地會丟,沒人事先算得到,歷史有太多複雜因素;但總之,跟正義沒什麼必然關係。

搶不到地緣好處的(如美國),當然可以在一戰結束扮演道德高地。如美國總統威爾遜,一度被中共創始人之一陳獨秀感恩戴德譽為「全世界第一號善人」,這頭銜可響亮了吧?中華知識界以為1918年威爾遜提出的「十四點和平原則」(Fourteen Points),會理所當然取消列強在中國境內一切特權,結果又失望了,也才引發隨後的五四運動。

到蔣介石北伐統一有望,列強仍不願助一臂之力,與國民政府談判廢除不平等治外法權,因為這時列強開始怕蘇聯,怕明顯被蘇共資源與意識形態扶持的國民黨,最後落入蘇聯掌控,那統一後的中國豈不是變成蘇聯禁臠。

他們沒認清國民黨清黨時與蘇共決裂的決心。英國外交部常務副大臣泰瑞爾爵士當時說:「我們實際上是和俄羅斯在交戰。」一旦你腦子認準「誰是誰的小弟,我不能便宜了他背後的大哥」這種思路,很多事也不可能正確判斷了。

管你立國的是共和或君主立憲,管你表面信奉的是東正教或新教,人類醜陋自私貪鄙蠻橫起來都一樣。

那麼些個年頭,列強就在這異國地盤上彼此虎視眈眈,哪個正義標準符合「我的損失最小化/利益最大化」就支持。不然也得要死一起死,要犧牲大家一起犧牲,不能我犧牲了別國佔便宜。

看這些書真的很難過,但要變聰明就不能怕難過。

說真的,我沒有看到字面上的帝國主義就要反,那些沒有叫出這名詞的很多勢力,都犯了比帝國主義可能更邪惡的罪。但當今很多台灣人看美國看日本(及其他少數友台國家)的眼光,確實仍有歷史弱智嫌疑。

在〈[書評]《躁動的帝國》:要犧牲大家一起犧牲,不能我犧牲了別國佔便宜〉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