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可老古板,寧可退到場邊、隔岸

看到有人挖出某人之前的地獄哏後,(跟我一樣老派的)朋友感嘆:「本來以為只是業內界內的花邊八卦。可見這些人根本不懂真正的幽默,把別人的痛苦當笑點,表示他們的人格品格都有問題。」

另個朋友前些時推薦我看《脫口秀大會》,看到一兩個自嘲型的選手還不錯,但大數據引導我看到《吐槽大會》,就坐立難安了。

多數會去上的來賓都表面笑呵呵,好似皮都練厚了,不往心裡去。但實際上被虧得滿頭包,內傷如何不得而知。

我看《偶像練習生》才略熟悉的「頂流」張藝興,在上《吐槽大會》時不經意流露無法融入的真實表情時,讓我有那麼一絲欣慰——原來,還是有比較正常、正經、正向的規矩人。

但這種人,易被腐爛的能量諷刺為「裝清純」、「白蓮花」,也不為怪了。好在輪到自己上台時,張藝興仍做出相對格調好非常多、沒完全迎合低級綜藝趣味的演出。

想當然,低級掛的,怎容許高級掛的人在面前顯擺?儘管高人並非顯擺,可是群魔眼中你就是來對比我們的俗、濫、奸、鄙,不踩行嗎?

讓我想到紫微斗數裡巨門星的問題。

2019年7月8日公布過:「口舌之星巨門在台灣正處於強運階段,本命化祿加大限化祿,還位於自化忌與自化科的宮位,巨門獲得充分滋養(化祿),容易被看到放大(自化科),所說的話也不容易貫徹始終(自化忌)。」

「你說這個(本命與大限巨門疊祿的)大限何時結束?嗯,中華民國這個大限從2013到2022,所以要2023年才進入下個大限,還有三年多爆量口舌是非。」

小學一年級就得說故事比賽冠軍,朗誦、演講、辯論到大學,入社會做三十多年廣播主持、二十多年網路主持的我,豈會不懂說話之道;但一路走來,越來越厭惡油嘴滑舌、陽奉陰違、指鹿為馬、兩面三刀到不顧廉恥、沒有道義、毫無原則的社會風氣。

但這時代、這江湖,早已見怪不怪,甚至推陳出新、變本加厲。所以我寧可老古板,寧可退到場邊、隔岸,寧願犧牲眾人眼中必備的「社交」與「人脈」。

跟朋友自嘲,我得了「太認真」的病,需要拿捏中庸之道。

即便如此,還是偶有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事故,還好,不爭最大,話不投機沒關係,大家各自相安。

在〈寧可老古板,寧可退到場邊、隔岸〉中有 18 則留言

  1. 與其名利豐收,我想到佛法中的”正命經濟”,適當的財富(經濟),是為了讓自己好修行的(正命),讓自己造身口業的成名獲利之惡道,真是不要也罷。
    我不想在這世上浪費太多無謂的時間啊。

  2. 即使是菩薩乘願而來,這世間也是不宜久留的(我記得連奧修都說過,即使是大覺者,也最多在地球多留一世就好),輪迴機制最可怕的是遺忘,久了是會迷惑,忘了自己的出世本懷。

      1. 樂融老師:所以有菩提眷屬,大家先來後到,互相提醒。 (不一定是朝夕相處的親友,這些很多反而是冤親債主。)
        其實我們內心深處的覺性,從不會忘記,也會自動出現一些因緣,拉我們回來。
        不過人還是有自由意志的,真的有靈魂選擇背離正道,沾染太深,就要花更多世,才可能想起來(很多靈魂不是只有迷前半生,而是迷了好幾世),而真的選擇迷途不返了,宇宙也會放手祝福。

        1. 但有的靈魂群組的屬性,也還在追求世間成就的層次,目前沒有看到較適當的稱呼。
          不過確實感覺到,如果某靈魂群組正走向覺醒,大家是會有類似的進度,有時是實際互相提醒,或只是出現某事,讓其他人有所感悟,更多時候,是在更深的無意識,大家不約而同走上覺醒之道,再相遇。

          1. 覺、醒也是階段性的嗎?比如說,走向覺醒,是接近覺醒,真正覺醒之後,更應該是行,既然是行那就會有方向,所以覺醒之人肯定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從哪裡來,甚至去而復返或不斷再來(如果中途沒有迷路、沒有放棄)。雖然不甚明白,堅持的根本,但為了這個目的不斷輪迴,我非常欽慕與佩服。

            1. 覺醒經驗有可能是一瞬的瞥見,若無持續深化的修行或覺察,也可能模糊或再度入迷。
              即使真的到達某一程度的覺醒,又會有那境界的更高課題,如螺旋式向上成長。
              出離世間只是離開地球這個教室,到其他地方學習(依據生命各自的表現,可能更好,也可能更差)。很多生命以為的終點,其實只是中場休息,休息夠了,再進行下一階段的學習。
              對於宇宙終極的寂靜無念,我謙卑地給予無限永恆的空白,不試圖限制定義。

              1. 其實,離開哪裡,要到哪裡,可能都是文字障(或《法華經》說的化城),事實上沒有從哪裡來,沒有要去哪裡,一切只是擴展智慧與慈悲的方便,能安住於存在,就是真正的醒來。

        2. 不過我周圍有些人,和我的互動關係,讓我想到另一條靈魂道路:獨行俠、獨覺。
          我自己比較偏這樣,感覺樂融老師也像,靈魂群組不是太緊密,只會出現在必要時機(但會很關鍵),多數時候,是走自己的路。
          廖閱鵬老師說我這樣是太陽人(恆星人),而非行星人,所以不愛抱團取暖。

  3. 自己出生就吃素到四歲,高中時曾把和《法華經》有關的書籍看過百冊,經台大恩師介紹,當過藏傳佛教雜誌編輯,後來南華大學院長教導,成為以上座部佛教為本的正念療育師,也去過南華大學演講,介紹新時代靈修運動,最近想遠離世事時,又莫名被釋昭慧法師邀請去玄奘大學演講和發表關於人間佛教的論文。
    很少說到自己的宗教經歷(不知為何,自己一直有所抗拒,卻又難以抗拒),讀英文系時,因為西方現代文明的唯物無神論傾向,現在看來,自己有一陣子似乎偏離了自己的出世本懷,雖然我其實很叛逆,沒有特定宗教信仰,尤其是傳統信仰,但看來冥冥中是有些因緣,在在提醒自己,迷路原是為花開,看完了花,別忘了回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