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的盡頭是帶貨、生命的盡頭是煉丹?

同日看到兩篇大陸文章,標題句式的雷同引我注意,內容竟也有些呼應。

柚子鋪〈台灣偶像的職業盡頭是帶貨〉:

辰亦儒此次來大陸工作,本是參加《發光吧哥哥》綜藝節目,想要重回大家視線收穫一波人氣。在受邀參加了某位網紅的直播後,他決定轉行進入抖音帶貨行業。畢竟在2021年文娛大背景下,明星參與綜藝節目的機會越來越少,對於過氣的台灣偶像來說更加毫無優勢。
當這些童年的經典角色,變成了一種耍情懷的營銷手段,當充滿情懷的「回憶殺」在直播間被「商業販賣」,更多引發的是網友的不適。直播帶貨雖然讓過氣藝人完成了再就業,但也抹殺了童年回憶。網友對此很惋惜:「什麼叫做時代的眼淚——身邊一個Z世代小姑娘對辰亦儒的認知都只是帶貨主播。」
經歷過《披荊斬棘的哥哥》反而讓負面話題變多的敖犬也嘗試過幾次帶貨,前期他的綜藝梗還能為他收穫一些路人緣,後期自己排名倒數,反而是歐陽靖和陳輝作為隊長擔下了被淘汰的結果,因此招來了一片罵聲,「沒有責任感」、「脾氣暴躁」、「沒有實力」讓他失去了一大批觀眾緣。綜藝的節目走不通,敖犬也嘗試了直播帶貨,不但觀看人數少到可憐,粉絲留言儘是嘲諷。作為樂華娛樂唯一一個38歲的高齡愛豆,對急於證明自己的敖犬來說,無疑是很大的打擊。

謝明宏〈大佬的盡頭是煉丹 〉:

王小川是今年第三個下海煉丹的互聯網企業家。3月,拼多多創始人黃崢退了,捐贈1億元設立探索生命科學方向的「繁星慈善基金」。5月,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卸任CEO,投身「腦疾病」項目。
大佬們集體「煉丹」,莫非也是各種自由之後尋求「不死藥」?如果宇宙的盡頭是鐵嶺,那麼鐵嶺的山頭必然有個丹爐,裡面蘊藏著大佬們的愛與罰、求與捨、嗔與念。
除了今年的三位,互聯網大佬生命科學團陣容非常豪華。國內有盛大網路創始人陳天橋、百度創始人李彥宏、聯想集團CEO楊元慶、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京東創始人劉強東;國外有太陽城公司CEO馬斯克、谷歌創始人謝爾蓋·布林、Meta(原Facebook)創始人札克伯格、谷歌前副總裁傑夫·胡貝爾……

兩篇文章似乎都不看好原本名人某種職涯角色的轉換,演戲的偶像跑去直播間演戲賣貨,原本販賣的距離感變成赤裸的推銷吆喝。曾叱吒的企業家不管是基於連續創業,或者是被下台後另闢蹊徑,都看上了跟「長生不老」相關的尖端醫療跑道。

連澎恰恰都坦承自己做不來直播帶貨,但台灣很多有知名度的中老生代演員、主持人卻前仆後繼加入類似當年電視購物台購物專家的行列。同樣拉下臉幹傷嗓子傷精神的直播體力活,有門路的西進賺人民幣,沒門路的賺台幣,總是大疫情下比較不受影響的「再就業」。

企業家用錢轉高端投資,當然比藝人用臉面轉推銷員來得體面。只是〈大佬的盡頭是煉丹 〉不無諷刺人有名有權有錢後,最怕病老死,就想挑戰大自然設定的人壽,管你病毒也好、老化退化也好,都是金錢與科技想攻克的最後目標。

成功者成為人上人,總有幾個還想當超人。經典與宗教中的聖人、至人、仙人目標太難達成,企業菁英想靠有形的藥物與裝置,改造自己的平凡之軀。

我當然覺得這裡面注定有大量的徒勞,但時代與資本本就不因少數人意見而轉移,那麼只能期許這些富豪在醫學研究的成果,多少產生些涓滴效應(trickle-down effect),造福一般大眾相關疾病的防治,也所謂「你們吃肉我喝湯」的布施功德吧。

在〈職業的盡頭是帶貨、生命的盡頭是煉丹?〉中有 6 則留言

  1. 科幻演過大佬會先以星辰大海為由研究休眠
    順便延壽後等待更遠的未來解究。
    於是產生冰型木乃伊及信託銀行產業鏈。

  2. 双十一我比较好奇都哪些名人带货了
    然后我下单了薇娅的
    因为其他人的实在看不下去

    大佬去「炼丹」,买丹药的算不算智商税
    为什么说宇宙的尽头是铁岭
    此人引用了网络用语
    但还是不太懂为何如此引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