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夢到就夢到

1
昨晚有篇哏圖快閃文,發布不到兩小時就下架。

是大陸某友剛發現自選輯有些要密碼,我說元旦就開始了(意指他一個半月後才上站),傳給他兩篇說明此事一頭一尾的文,回我兩句話:「原來如此,我沒注意到」「密碼多少呀」。我暫且擱著沒回。

理想中的朋友對話總該聊聊:「抱歉今年都還沒來過」、「自己的發表園地還這麼多要考慮的,你辛苦了」、「現在人就這樣,別太跟讀者計較」,「多了道手續,但保護自己也好」,「我兩類都想要」,「還能要密碼嗎?」、「雖然時間過了,方便給我密碼嗎?」諸如此類。可惜世間總少我想像的禮貌體貼,他只是像大老爺樣地問,「密碼多少呀」。

論某種熟稔,給他兩組密碼不是什麼大事。但就發現心裡有顆小石頭,還梗著沒太舒服。

2
夢到又好幾年沒見的唱片界老友L。

在車上仍是輕鬆愉快聊天。我笑著微抱怨現在不出書了,也沒人找,出書跟給名片差不多又被人把名片扔在地上。他也笑笑說,還出什麼書啊,(約)吃飯吧。我也笑了。解釋只是一種存在感。他說上一本又沒賺到錢(夢中疑似他幫我出的上一本書不賣,實際上他沒幫我出書)。

我問他最近忙啥大事業,他讓我看他公司剛拍好的電影(當然也沒有這部電影),關於兩個近期很紅的歌手(當然也沒這兩人),一開始是第一個歌手唱歌特寫(醜醜土土的年輕男生),鏡頭拉開是他走進一個漂亮有大面玻璃窗俯瞰市景的客廳。

夢中的我邊看片邊想,流行歌的感染力的確大。如果不是一進來就一首歌,這個鏡頭給我的感覺會不會不那麼代入呢。馬上發現這是歌手紀錄片,不是劇情片。L說拍這片是為了去籌款。

夢中的我立刻對要看的這部片有點冷感,聯想到這又是一個文化產品也不能做自己的案例,需要負擔直接或間接「變現」的目的。忽然覺得無趣。

遂醒了,清晨四點。

3
元旦起有部分密碼文後,以往隨興把某些新文連結貼給LINE友(當然是傳給沒固定收看的某些人居多)的熱乎勁就不做了。發現連分享一些新聞短評時事給某些人的習慣,一併也大幅降低。

沒丟球給別人,別人若也沒想到我、聯繫我,就相安。

丟新聞發個言,以前以為是我愛說,現在忽然覺得我可以不說,那深層動機毋寧更是交往、招呼。如果對方並不一定對我有情感需求,暫且都先不打擾。

就跟做夢一樣,能夢到就夢到吧。

在〈能夢到就夢到〉中有 10 則留言

  1. 老師做夢的質量比較高
    想起來之前我做過劉德華的夢
    夢到他騎著三輪車載著一車地瓜
    向我駛來
    然後途中遇到郭富城,黎明
    他們開始突然尬舞尬歌
    哈哈哈
    醒了我笑得不行
    咋會八桿子打不著的夢到他們😄
    四大天王咋做夢還少了個張學友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