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先知道的蚯蚓

破天荒一夜未眠,跟以前腦袋浮脹、氣在頭上盤旋的失眠不同(下午或晚間喝茶、或中醫師開的藥引發),這次一點就寢後始終清醒,頭並不脹。

不知兩點多還是三點決定起床,想看書讓自己更睏點,內在引動卻拿出十多年前上師開示,集名還叫《魂斷藍橋》。

入禪定態看完厚厚一冊講義,躺平還是沒睡,意識與潛意識間斷續持誦聖號。意識面浮現對父親病勢轉壞的擔憂,再轉恐懼與其他連鎖思維。不到六點索性起床,開電腦、手機確定沒有未接信息,安了心。但對睡眠並無幫助了,索性寫篇國民黨中常委改革命理文,在躺回床上養養神。

看新聞,昨天午夜前日本東北7.4強震。以前我常受台灣地震震前波影響而失眠,這回變成震後波?水男嘲笑:「難道你是蚯蚓?」我說:「所以我不是先知道的蚯蚓,而是後來被影響的蚯蚓。」

案子辦到這裡看來也辦不下去了。

在〈不是先知道的蚯蚓〉中有 5 則留言

  1. 可能心理勞累會這樣
    長輩病榻時尚有意識我會聊
    常發掘一些以前未知
    也不理解的平常無法觸及的
    零點與極點甚至笑點。
    彼時的我取得無懼嘮叨的buff
    也是苦中作樂之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