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山之旅之文昌忌在疾

本想鍛鍊與散心,跟阿曼的親山步道之約才照常。但不能不面對自己體能衰退,泡澡後睡眠品質仍不佳,躺到上午九點仍疲累。

肌肉減少,右手臂從周五起又有一根筋在痛,做了幾天脈動也沒恢復;身體不免產生補償作用,登山時左手左腳加重負荷。今天左大腿比右大腿痠痛很合理,爬山隔天「鐵腿」並不令我擔心。

但爬完隔天心臟都不舒服,就證明心臟無力(尖瓣無力與脫垂)、偶爾心律不整、血壓長期偏低的我,較高強度的有氧活動不適合我。

為防黑蚊,昨天T恤外穿的是防風但不吸汗不排汗薄外套,幾個鐘頭悶下來顯然容易輕微中暑,外加山路無廁所,不敢多喝水,以昨天溫度與日照,對我這需要水多於熱能的體質是不利的。

自覺大概是這些因素,讓貿然從事超出負荷的親山之旅,變得沒那麼有益身心。

其實昨天流日文昌忌在我疾厄宮。本想闖一闖的,但顯然沒太適合。而且昨天還有一件怪事,下山經過天母公園,在狹窄人行道上竟有一石塊倏地飛越我頭頂掉到路旁轎車頂上。不可能從天掉落,那就是有人從橫向扔擲,我們張望了下,看不出從哪裡或為何要攻擊路人(如果真的不是意外)。

(想到3月17日前往高雄上班的李姓女老師行經台88屏東萬丹路段,遭到天外飛來鐵片砸中頭部當場死亡的新聞)

一方面自慚,山徑上多少比我年紀大的人,我這歲數怎麼就認輸了。但很快自我安慰,身體跟自己比就好,每個人天壽不同,後天如何保重也不會一樣,就找自己適合的方式長養色身。

就好像妹妹跟我提到爸媽愛吃肥肉豬腳等,勸也無用。這回也只能找機會跟主治醫師說說,讓醫師幫忙耳提面命多吃瘦肉,但二老咀嚼與消化功能差,不喜瘦肉、不喜清淡能理解。

何況爸近年常說都已經活到這麼老了,我們做兒女的不也多少是抱著這種思想基礎才對他們的飲食口味採「尊重」與「放任」態度?畢竟年過九旬不能不說高壽,老人想如何不妨就更多隨順了——至少這是我的看法,也是我希望更老的時候別人這樣對我的方式。

在〈親山之旅之文昌忌在疾〉中有 6 則留言

  1. 别说你哈,如果今天有人邀请我爬山,我都要想想接下来一周都没事才敢答应哈,身在此山中的不累是不得已,还是要还的(拥抱)。

  2. 老師真的不是適合爬山的那一類
    爬山真的是體力活
    身強力壯的偶爾爬一下
    回來肌肉酸疼好多天呢

    萬幸那石塊只是路過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