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厭惡的王室生活

《宮女談往錄》詳細刻畫了慈禧太后的奢靡生活。

洗澡,是坐在矮椅子上,用兩個銀盆,四個宮女服侍操擦澡。真可憐,竟然不能自己泡在浴缸裡舒展四肢,也不能如淋浴般享受水柱灑落身軀的快感,甚至不能自己摸自己身體。

帶頭的宮女取來半疊毛巾,浸在水裡,浸透了以後,先撈出四條來,雙手用力擰乾,分發給其他三個宮女,然後一齊打開毛巾,平鋪在手掌上輕輕地緩慢地給老太后擦胸、擦背、擦兩腋、擦雙臂。四個宮女各有各的部位,擦完再換毛巾,如此要換六七次。
第二步是擦香皂,多用宮裡御製的玫瑰香皂。把香皂塗滿了毛巾後,四個人一齊動起手來。總是撈起一條毛巾擰乾後塗香皂,擦完身體後扔下一條,再取再擦,手法又迅速又有次序。難得的是鴉雀無聲,四個人相互配合,全憑眼睛說話。最困難的是給老太后擦胸的宮女,要憋著氣工作,不能把氣吹向老太后的臉,這非有嚴格的訓練不可。
第三步是擦淨身子。擦完香皂以後,四名宮女放下手裡的毛巾,又由托盤裡拿來新的一疊毛巾,浸在水裡,浸過三四分鐘以後撈出,擰得比較濕一些,輕輕地給老太后擦淨身上的香皂沫。這要仔細擦,如果擦不乾淨,留有香皂的餘沫在身上,待睡下覺以後,皮膚會發燥、發癢的,老太后就會大發脾氣。
然後,用香水——夏天多用耐冬花露,秋冬則用玫瑰花露,需大量地用。用潔白的純絲綿約巴掌大小的塊,輕輕地在身上拍,拍得要均勻,要注意乳下、骨頭縫、脊梁溝,這些地方容易積存香皂沫,將來也容易發癢。

等於是先用水擦,然後肥皂抹在毛巾上擦,再用水把肥皂擦掉,然後擦香水,然後用毛巾擦乾身體。這只是上半身。

下半身流程類似,但我想,一個人坐著,要怎麼讓人擦洗陰部和肛門?擦洗得乾淨嗎?只擦拭外陰部,還是可以深入一點?只擦肛門外壁皺褶,還是可以往內稍微清理一下糞跡?腳趾只能一大塊擦,還是可以一根根腳趾擦?

哈哈哈,我的問題真細,但都很必須不是嗎?

真覺得古代王室很病態,我們通常只想到權勢財富,但如果連私生活和私密事都要變得這麼「非人化」,實在也太噁爛了。影集《唐頓莊園》,曾經的遺產繼承人馬修初來乍到,連男僕侍奉穿外衣扣鈕扣打繫領帶都不自在,覺得不是他想過的生活。為何皇帝皇后太后,會覺得這樣真的好?

慈禧身體(如頭、腳、屁股)發癢的時候,是自己摳?還是專人來摳?!

洗澡如此,大小便也好不到哪裡。太后一說傳「官房」(就是便桶),大家就忙起來:

太監把用黃雲龍套包著的官房恭恭敬敬地頂在頭上,送在寢宮門外(一般不許進寢宮),請跪安(因頭上有官房沒法磕頭),然後把黃雲龍套迅速打開,把官房請出來,由宮女捧進更衣室。

更衣室裡,先要鋪油布,再把官房置於其上(不潔之物豈能汙染房間)。等太后坐在便器上大小解完:

官房由宮女捧出寢宮。在寢宮門外伺候的太監,垂手躬身恭候著,雙手接過官房,再用黃雲龍套裝好,頭頂回去,清除髒物,重新擦抹乾淨,再填充香木末備用。

等等,這裡沒說大小便完要如何擦拭?太后連洗澡都像木乃伊一樣動都不動,一定又是宮女幫忙擦屁股和尿道口?真的很噁心。

看過另一本書,描寫皇帝站在官房前小便,太監要口誦以下步驟:「開龍袍」、「脫龍褲」、「掏龍具」、「灑龍水」,待「龍水」灑完後,皇帝使個眼色,太監說:「甩龍頭」、「置龍具」、「復龍褲」、「穿龍袍」及恭送皇帝——這些宮廷裡自以為神聖的流程,現代人看了會覺得超智障的!

可憐的太監頭上頂著便器,像頂著珍寶一般退到外面,把屎尿倒出來在外用恭桶,由車推出去再派人清洗。看看這一路浪費多少容器、毛巾、水!每一道工序都是時間、人力與金錢、還有腐爛的宮廷氣息組成。

別的不說,一個外人看不到的角落,慈禧在襪子上就窮奢極慾:

老太后穿的襪子的原料是純白軟綢。綢子沒有伸縮性,所以做起來必須合腳,最困難的是當時的襪子在腳前腳後有兩道合縫,前邊的縫像脊梁一樣,正在腳背上,這可是關鍵,如果線掐得不直,線又縫得有鬆有緊,襪子就容易在腳上滾,襪線就歪歪扭扭,因此,要求裁縫技術非常高。
老太后的襪子不管多麼精緻,也只穿一次,決不再穿第二次。算起來,每天至少要換一雙新的。就算繡工是非常熟練的能手,也要七、八天才能繡成一雙,算來一年要用三千個工供老太后穿襪子,加上採買、原料、工匠的膳宿生活等,光穿襪子一項,老太后一年就需要一萬多兩銀子。

什麼!如果連這麼注重材料、繡工、花樣的襪子,只穿一次就扔掉,那麼那些給她擦乳擦背擦下體擦腳的毛巾,一定也只用一次用過即棄。

大清朝的GDP被這些無用的王室耗費包辦了多少成?真的是太可悲了:

最使人驚奇的是托盤裡整齊陳列的毛巾,規規矩矩疊起來,25條一疊,4疊整整100條,像小山似的擺在那裡。每條都是用黃絲線繡的金龍,一疊是一種姿勢:有矯首的,有回頭望月的,有戲珠的,有噴水的。毛巾邊上是黃金線鎖的萬字不到頭的花邊,非常美麗精緻。再加上熨燙整齊,由紫紅色木托盤來襯托,特別華麗顯眼。

不惜物力、人力也就算了,這些奢靡生活透露出「一個明明可自主的人,卻在某些生活上活得像假人」才是最大問題。另篇文章提到:

乾隆帝對如廁的規矩更為嚴謹,第一要求如廁不可以有聲音,即是糞便掉落時不能發出任何聲響;第二個就是不能有臭味,太監想出在便盆上鋪上一層檀香灰,糞便就會被香灰包著,加上檀香的氣味濃郁,自然便會蓋過糞便的臭味。

你覺得屎尿不乾淨,你就去跟造物者抗議。那個聲音與臭味都是你這「龍體」製造出來的。

這時候分外覺得這些人再被如何稱為雄才大略、天縱英明,我都覺得腦子有問題、更不要說整個人生觀有問題。

一個連如實面對自己是個什麼樣的自然產物都不願意的人,哪一點尊貴了?中國王朝如此,全世界許多民族、朝代、國家肯定也正常不到哪裡去。

一堆可怕的歷史,一群神經病。地球人真的很可悲。

在〈令人厭惡的王室生活〉中有 7 則留言

  1. 哈哈,好细节喔
    在没有淋浴的过去
    还是泡澡舒服自在
    猜想老太后太老了
    已经不能自己洗澡了?
    否则寒冷的冬季,
    保暖设施再好,也会冷到伤寒吧
    清朝宫中应该不会没有这种设施
    或者,就纯粹是种奢靡之风

  2. 想来后人来看当下我们对防新冠的种种怪象,定会大叹:不可思议的一群群神经病。先人(中国人)好可笑好可怜

  3. 我的天啊
    太噁心了
    她這真是「干洗」啊
    除了沖水再擦也擦不乾淨啊
    這篇我是帶著這個表情🥴表情看完的
    服了舊社會

  4. 我读时觉得很有看稀奇的可乐感。

    有一点想不通:像慈禧如此奢靡,为何在紫禁城里的卧室会这么简陋。特别是睡在那么张奇硬的窄床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