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延退與再就業,無法解決缺工缺才問題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國立清華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林宗弘,在《新新聞》專欄文〈從「生不如死」到「世代共好」─台灣超高齡社會的五大挑戰〉,有一論點值得商榷:

近年來,隨著景氣好轉,台灣的勞動參與率回升到59%左右,勞動人口不減反增。如果台灣總人口下降、勞動人口卻在增加,整體國民所得不但不會下降,個別家庭的淨收入還可能會上升。因此,總人口「生不如死」其實不可怕...
筆者主張延後退休或鼓勵高齡退休者再就業,提高65歲以上人口的勞參率,可能是面對超高齡社會最有效的政策。不過,許多讀者可能都會對這個策略有所疑惑,首先,即將退休或已經退休的人真的願意再回到職場嗎?其次,高齡者延後退休會不會減少了年輕世代的就業機會?
2019年6月中央研究院「臺灣社會意向」調查詢問民眾對於延後退休這個議題的意見,發現65歲以上的受訪者支持比例最高,高齡者當中有28.4%女性與45.5%男性願意延後退休。若戰後嬰兒潮有四成的員工延退或是再就業,每年因退休而出現的勞動參與缺口就會降到一半左右,也會改善年金財務。
過去5年間台灣兩度延後退休年齡到62歲,筆者研究顯示延退並未影響年輕世代的勞參率與失業率,成長產業仍然面對嚴重缺才問題。

我的淺見是:

作者強調勞動參與率(簡稱勞參率)不降反升,就不用擔心台灣「生不如死」,犯了統計上平均主義的毛病。缺工缺才要看產業,某些產業缺,某些產業不缺。流行音樂及演藝娛樂界,或很多看起來潮、炫的行業,從不缺年輕人湧入,這些領域從來不稀罕中高齡或已退休者。而高科技行業或勞動密集、體力需求高的行業,同樣也不歡迎。

高齡與已退休者,「平均來說」,有的是管理經驗與人脈連結,少的是青春熱血與實驗精神。多數適合守成看家、按章行事,未必適合產業升級與創新。

高齡與已退休者,要應徵(現在需十八般武藝的)便利商店鐘點工,都可能有學習障礙,無法滿足行業快速與繁瑣需求;試問能補足農漁礦業、建築工程、道路養護、家事服務、醫護長照等大量體力活的人力缺口?

知識密集行業,年紀大了或仍可把持舞台受人尊敬(如學術界?),但如不是為了糊口求生,你確定很多長者真那麼愛搬磚頭、挖馬路、清下水道、忍受風吹雨淋高溫曝曬?

調查沒有顯示:延退意願中,是否有部分考慮延退以維持生計因素。這些人想多一個延退的選擇,也許只是擔心政府年金給付太少(甚至未來財務破產)、個人退休規畫又不足,所以不敢退休、能多做幾年是幾年?

至於那些無經濟嚴重負擔的長者,很多人退休後無聊想做事,卻不一定需要就業。退休後從事研究、做義工、當導覽、帶孫子,都是工作,只是無酬,它不會是學者調查到的勞動參與率,卻同樣有益退休族身心發展,也有助社會和諧。

英國管理思想大師查爾斯韓第(Charles Handy)主張《第二曲線》,工作者應該在既有事業達到巔峰之前,找到另一個成長動能,發展第二條S曲線。但韓第也提出「組合式生活」(portfolio life),建議每個人在心中畫出一個圓圈分好幾個區間(甜甜圈理論),例如 A 工作帶來薪酬,B 任務增加創意,C 案子滿足成就感等。成長動能並不一定等於下一份有酬工作。

問題來了,中研院調查中那些28.4%女性與45.5%男性高齡想延退之人,基本上肯定是想在現有薪酬水平與職階基礎上延續之人,而不會是想「打掉重練」。那麼,即便數據上「並未影響年輕世代的勞參率與失業率」,難道不會造成晉升管道堵塞,青年與壯年「向上流動」變緩?

所謂「高齡者延後退休會不會減少了年輕世代的就業機會?」可能是偽命題。如果你問的是2.3萬元月薪的就業機會,高齡者延退當然不會搶走這一塊社會新鮮人的就業機會。但是,年輕人和壯年人最喜歡談的卡位(「好位子都被X年級占滿了!」),難道不算廣義的「就業機會」?

明擺的現實,我們只要還有一堆六七十歲、七八十歲的人搶著當總統,就不會有加拿大、法國四十歲這輩的總統、總理出線,不是嗎?總統都如此了,院長、部會首長、市長呢?

不談新知識與新技術,單單年輕人的肝、眼、手腳、力氣、就是高齡者延退也無法具備的。高齡者一再延退雇主須付出的成本,也是換用年輕勞動者無法相比的。

中老年人延退,也很可能是卡著主任、總監、所長、經理、副總這些職務,固然滿足學者心中的勞參率上升,但世代衝突如何解決終究是一大難題。

即便台灣勞退資格從現有62歲再往後延兩三年,目前缺工缺才的領域,仍絕不可能倚賴逼近65歲的資深工作者填補替代,也不代表民間企業不會辭退或開革中高齡工作者,或者某些新興、流行行業根本排斥中高齡工作者應徵、轉職、再就業。

考慮勞工之餘,學者宜多想想老闆、雇主、企業家心情與處境,多認清社會上很多行業的經營環境,不是法令規定就能解決。

在〈高齡延退與再就業,無法解決缺工缺才問題〉中有 5 則留言

  1. 昨天还和同事聊
    女性五十还是五十五退休
    他说他太太可能六十退休
    因为高职院校的教授级实在太舒服了
    每天喝茶看报纸也有高薪拿,大家都不想退休
    换言之,那些出苦力做课件的年轻辈,有的熬了

  2. 不高就 想專案工作的話
    顧問公司, 技術服務類 很適合有些半重置型的中老年再就業
    也不至於去搶青年的工作

  3. 钞票赚的轻松的,都不想退。反之,想早退。还有,无奈退。

    前两年,政府天天把延迟退休的事挂嘴边,疫情以来,此话无声了。到今年给退休人员每年加养老金的气息都没了。

  4. 之前看到一位學者評一份調查報告。台灣人對工作的重要性,普遍評價不高。結果他建議 : 政府應該多宣導工作的價值。竟然不是要求政府立法改善工作環境!

    提高65歲以上勞動參與率,也像是奇葩論點。英國法國都曾因政府延後退休的計劃,發動過大規模抗爭。或許,對某些拿月退俸的教職人員來說,退休後繼續兼職,是理想人生吧。

發佈回覆給「Bill Hsu」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