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盤上的精準,也只有旦夕之福

斗數算流日吉凶可以很準,但對瞬息萬變、又受各種傳媒/人際互動干擾滋養的現代生活,有時盤上的精準,也只有旦夕之福、朝暮之禍。

以時事為例,蔣萬安近期有兩天的流日盤非常接近,僅略有差異,所受待遇也能驗證。

2022年5月28日,促轉會正式提交「任務總結報告」隔日,報告建議六年內進行中正紀念堂轉型計畫,包含蔣中正銅像移除、改造堂體外觀等。已宣布競選台北市長的蔣家後代蔣萬安立刻嗆聲:

「絕對不容許任何一個個人、政黨或少數官員可以任意片面決定它的改變,希望在現有基礎大家共同討論加入其他元素,基礎代表就是現有基礎,不容任何更動,因為它是民眾共同記憶,也是歷史的一部分」,「難道這是政府現在要關心,優先處理的事情嗎,我們政府是吃飽太閒嗎?」

這很明顯是競選式的語言,也與他自己之前倡議轉型「台灣建設紀念館」自相矛盾。顯然他的「台灣建設紀念館」腹案,仍有蔣中正銅像擺在正廳,堂體內外重要符號與陳設也只能增添不能減少?

如果不允許任何個人、政黨或少數官員決定,那麼蔣萬安又可以決定嗎?民主代議政治,不都是由執政黨或少數官員決定人民的很多大小事嗎?蔣萬安當了市長、或者哪天當了總統,能做到任何一件事不由「任何一個個人、政黨或少數官員任意片面決定它的改變」?

當天他弱勢太陽坐命被流羊陀夾,事業宮弱勢月亮,出外有強勢的巨門化祿同宮文曲化科,說話是有人聽的,也被大幅報導。但出外還被本命羊陀夾,基本上這個聲量就是是非。可至少弱勢的太陽有化權,增加了一點掌控力。

到了5月31日,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發表聲明,表示「有責任對這位『假仙冒牌的蔣介石第四代?』之狂亂發言給予當頭棒喝」:

謹代表二二八家屬們藉此再次重申:對「中正紀念堂堂體內蔣介石銅像一定移除」,「銅像在尚未移除前大廳大門應先關閉」,「三軍儀隊移至自由廣場牌樓下操演」。「兩蔣遺體須限期處理,由家屬領回,不該由政府承擔」,「並加速將中正紀念堂轉型為民主歷史記憶館」。

不評論二二八關懷總會的要求,但看蔣萬安被罵「假掰政客」這天的運勢。同樣是弱勢太陽坐命、弱勢月亮做事業宮、強勢巨門在外的格局。差在此日太陽沒化權、出外巨門沒化祿,吉的強度下降,但太陰卻還化忌,凶的強度上升,今日運勢比28日遜色多多,所遇挑戰更難招架。

這是用同樣主星不同四化說明,不同天同一人就同一件事的內外能量強弱。

可是回到文章開端我說,除非有特定事件(如選舉、比賽、婚嫁等),流日影響比起流月、流年終究較小,好也就一天,壞也就一天。

一如蔣萬安與中正紀念堂的關係,在接下來到投票前的近半年期間,肯定還會有無數報導、攻防、辯解、扯淡…5月28日與31日的吉凶,相對變得沒那麼重要。因為一天新聞過去還有一天新聞,一件鳥事出來還有下一件鳥事。

此所以,也間接可解釋,為何現代人(尤其在食物鏈上游的高社經地位者、有資源有話語者),愈來愈不重視、不在乎每天、每時做些什麼、說些什麼,因為他們覺得隨時都可以翻篇、隨時可以粉飾、隨時可以硬拗、隨時可以扳回、隨時可以再下一城或奪回失地。

他們透過各種手段、各種放話、各種煙霧、各種戲劇,以為就可以把自己與別人的人生弄得五顏六色、七葷八素,就可以逐步(或進兩步退三步、或進三步退兩步地)通往自己要的成功高地。

而這完全不是我的人生觀、宇宙觀。所以,就讓我懂他們,而他們不會懂、也無須懂我。

在〈有時盤上的精準,也只有旦夕之福〉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