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夢想日記:《2025:新小王子21世紀地球探險》是詩化的短篇小說

《2025:新小王子21世紀地球探險》是我的第十五本書,也是我1999年唯一出版的作品。

偏偏有人說:「哇,你的產量好大喔。是不是上班時候也在寫書?」一年一本算產量大(其他多少名家一年三、四本)?需要勞動上班時候寫(太侮辱十多年來一直還擔任管理職的我)?

這種人非但不看我的書,而且不知道當年我全盛時期發表歌詞的速度,也不知道我寫了許多很難出版的劇本與專欄,總字數遠超過我的書。

另外一種人說:「天哪,這麼少的字數也能出書?也叫書?」這種人非但可能也不看我的書,不知道這種質疑,早在十一年前我出第一本語絲體《日安‧我的愛》,已經多到讓我被訓練得處變不驚。也不瞭解這三、五年來的出版現實,多少圖文並茂、版面灌水、口述代筆、書籍雜誌化的種種陣仗,早使得消費者不以傳統書籍的樣貌看待出版物。

自問每次下筆都在內容與形式間仔細考量,何況《2025:新小王子21世紀地球探險》是本詩化的短篇小說,真要算斤秤兩比較「價值」,那種讀者也許去買報紙最划算?

每次出書,需要從這麼外圍開始講起,需要與大眾或媒體作如此「皮相」的溝通(或自辯?),我是很悲哀的。幾乎常常使我忘記創作時的快樂。

在文藝界,陳樂融屬於「演藝界插花作者」,在傳播娛樂界,卻是好好歌詞錢中斷不賺的異類,跑去寫什麼舞台劇和似乎不怎麼賣的書。聽過蝙蝠的故事?獸類和鳥類都拒絕了牠的歸位,相當寫實自入社會以來我的創作之路。

但是我就是要發展複合文化傳播的能力。我就是知道我能寫許多文體。從廣告文案到心靈散文,從結構化的劇本到一句話定生死的「語絲體」,從網路觀察到影音評論,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過去的各型式作品,有僥倖邀寵之嫌。因為,沒有人運氣能那麼好,一直名不符實地消耗社會給他(她)的資源。

其實,我樂意持續觀察、閱讀、思考,和自己孤絕的象牙塔與大眾的人海潮流,對話,接觸。

《2025:新小王子21世紀地球探險》誠然又是一本每頁有圖、字數稀少的圖文書,看似新奇遨遊,其實有舉重若輕的企圖。誤以為作者是「陳樂融」而排斥、以為是消遣撈錢讀物而小看的人,恐怕,損失不在我。

(1999.10.18)

在〈網路夢想日記:《2025:新小王子21世紀地球探險》是詩化的短篇小說〉中有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