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舞台到座椅之間的距離

美國回來的朋友趕上買票去北藝看《摘心米其林》首演,還帶念大一的兒子與公司夥伴前往,如此捧場真的很感謝。

但她看之前興奮,看完後幾乎不提。我心裡有數了。

畢竟她從沒看過台灣舞台劇,以前又曾在電影業工作。對舞台劇、音樂劇的審美很陌生,甚至這回發現,並不喜歡。

飯局上她兒子拐個彎說:「你的有些笑點很特別。」我笑回:「美國人說特別(it’s special)就跟說某件事interesting差不多吧,你不喜歡。」

第二次飯局,朋友合夥人見到我熱情招呼,但絕口沒提看過我的戲覺得如何。

朋友是很委婉地先問:導演會改你的劇本嗎?他們演的都是你寫的嗎?我說當然會改,導演會改,演員排練也會自行設計加減,跟果陀這種大型商業劇團合作,編劇是「下好離手」的。

重點朋友根本連舞台劇講話方式都不太能接受,覺得演員在台上做作。她提到在洛杉磯看白先勇原著舞台劇《遊園驚夢》也覺得很「舊」,那我想她真的就不適合看一般中文舞台劇了。

沒關係,繼續看Netflix就好。

真抱歉讓她在台劇場初體驗沒有驚豔。不過我想絕大多數果陀(或擴大來說台灣普通表藝界)的節目,可能也沒有要以他們為目標族群。這可能是從舞台到座椅之間長久存在的一種隔閡。

其實如果不是自己的戲,近年除了故事工廠、躍演劇團等極少數單位邀請,我甚至都絕少看舞台演出了。

21世紀習慣看鏡頭剪接的現代人越來越多,劇場導演、設計與表演要如何抓住人心,可能比劇本長什麼樣來得更重要。

在〈從舞台到座椅之間的距離〉中有 4 則留言

  1. 遇见您之前我也非剧场观众
    渐渐我才体会到
    剧场才是最珍贵的艺术表演形式
    那种转瞬即逝无法复制的艺术,瞬间即永恒
    回想您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创作的舞台剧就知晓
    观众在选剧场,艺术更在选择观众
    而观众是需要培养也可以培养的
    所以您从创作歌词到创作舞台剧
    是个大胆的更是水到渠成的转型
    华语艺术界需要这样的开拓者,致敬!

  2. 戏剧是人生时刻的共鸣,注定不可能共鸣每个人;和艺术一样,我们怎么能苛求一件艺术品人见人爱呢,注定每个人的点都是不同的,戏剧有时候完成度和打动一部分人的戏剧时刻比人见人爱更重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