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最喜歡當招聘人員?

《財富雜誌》一篇〈Z世代最喜歡哪些工作崗位? 〉,透露的訊息有點好笑:

Glassdoor的一份新報告讓這個問題的答案變得更加清晰。這份報告分析了其公司評價資料庫,以瞭解每一代員工喜好的工作崗位以及公司類型。分析發現,Z世代所中意的工作崗位,能夠幫助他們改變公司文化,並產生社會影響。對許多人來說,這意味著人才招聘崗位。 這是Z世代和非Z世代勞動者排名最高的工作崗位,但最年輕的勞動者認為這是最令他們滿意的工作崗位。

以下是按照平均工作滿意度排名列出Z世代最喜歡的十大工作崗位:

公司招聘人員:4.79
市場行銷經理:4.56
社交媒體經理:4.46
資料科學家:4.44
產品經理:4.40
IT專員:4.35
客戶協調員:4.31
信用分析師:4.30
專案工程師:4.28
業務開發助理:4.28

我的簡單心得是:

1.這樣的微小差距在統計學範圍內根本沒意義。

2.受訪者是覺得人資部門比較安穩、可決定其他員工生死、又不需負擔真正業績是嗎?太好笑了。這幾年很多公司根本減少招聘、停招、遇缺不補。中小型公司的人資地位也一點不高。

3.職等是經理職當然吃香。你去問受訪者,想當行銷經理還是行銷專員?想當社交媒體經理,還是臉書小編?有為者亦若是嘛,怎麼不乾脆把財務長、行銷長、營運長、法務長列進去。

幫忙附註,Z世代大約是指1997-2012年間出生,比較嚴格的是2000-2010年出生。

請參考另一份調查:

LinkedIn 最新的「勞動力信心調查」(Workforce Confidence Survey)中也提到,Z世代員工(編註:約為1990年代末期至2010年代前期出生者)比起嬰兒潮世代員工更願意因為能樂在其中(36%)、達到工作生活平衡(38%)、有機會獲得成長(40%)的工作而減薪。

樂於減薪?真的嗎?

我沒找到台灣針對Z世代求職首選工作的調查,但有一份人力網站2018年針對18歲以上求職者做的調查,姑且參考:

有沒有感覺跟《財富雜誌》差很大?(覺得多數人根本完全不清楚很多行業第一線在做什麼)

至於2021年《Cheers》雜誌和Dcard合作跨世代職場大調查,雖沒調查工作崗位,但有調查「對第一份正職工作看重的要素」:

前3名和其他世代並未有太大不同,分別為「薪水與獎金制度」、「組織氣氛」與「上班時間與地點」,但是從第4名「工時」開始,就可看出Z世代的差異。Z世代重視生活工作平衡的程度,遠遠超過戰後嬰兒潮X世代(第7名),以及Y世代所屬的七、八年級生(第6名)。
至於需要時間發酵的誘因,如培訓制度、企業獲利與未來前景、升遷,Z世代認同的比例都較其他世代低。一方面,是他們可以取得的學習資源很多,不限於公司內部;另方面,在組織內被動式、按部就班地一步一步爬,也已經不是Z世代偏好的軌跡。

不用說得太好聽,Z世代就是史丹佛大學經典實驗「棉花糖理論」中,「延遲享樂的能力」較差的第一代:

「不急著吃棉花糖的人」可以獲得高度的成功,而其他一拿到棉花糖就吃掉的人,則是不斷地在累積債務,無論在工作還是收入上,都心存怨懟。

我沒有需要直接管轄的Z世代(或更往後世代)小孩、學生或員工,有需要面對的人多想想吧。

在〈Z世代最喜歡當招聘人員?〉中有 5 則留言

  1. 我還真的有遇過華盛頓大學資工系畢業的recruiter 🤣 朋友的同學,朋友八卦說那位是難民背景,一路加分到華大,實在不喜歡寫程式,就用難民身分又進大廠做招聘了

  2. 自律根基於家庭教育,也就是教養,延遲享樂是教養方式的一種,自律要成功,得從被動制約變主動反應,這非常不容易。

  3. 这边经常有#零零后整顿职场的热搜
    大概意思是这个群体经常辞职
    或者辞职后还要劳动诉讼
    现在问题是,就业难
    入职都是首要面对的难题
    身边的Z世代,不是在考研就是在考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