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之義

前NBA巨星霍華德(Dwight Howard)在台首戰,當晚我有一夢。

好像我是另一隊主管,在跟球員吃便當,順便邀人生地不熟的霍華德同桌。雖是大家各自買的便當,坐在一桌就所有人夾菜分著吃。

但可能一夥人不熟,都拘謹,霍華德自己想吃的主菜沒法都一個人吃,其他人也是。最後反而這個也剩一點,那個也剩一點。我感覺過意不去。

結束後跟隊友說,以後除非特地聚餐約霍華德吃桌菜,這種買來的便當就各吃各的比較自在。大家同意。

我一非籃球迷,二非霍華德迷,三沒看轉播(連當晚金馬獎典禮都沒看)。會做此夢也是奇。

啟示是:通常人們起床後還能依稀記得的夢,都屬比較怪的、出格的、驚異的,但一晚非深度睡眠中會有無數的夢境片段,很多可能僅是跟現實有一點關係、但又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情節。

這些夢既無預言功能,也非前世記憶,更談不上現在流行說的平行時空,在那個時空我與霍華德或籃球隊有何牽扯。

更像大量的腦神經細胞自行其是(佛經說各種「意識含藏」),霍華德來台加入球隊是一個資訊,在白天透過視覺被某些腦細胞接收處理了,放在公用區;當睡眠時腦中其他細胞各行其是,有的就取用了這一「公用素材」,做自己的「表現、創造、重組、提案、成發(成果發表)」——這便是凡人整晚多數夢的真實來源基礎。

古人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能的確是其中一組腦細胞的勞動結果,但也可能白天負責思考的那一組,並非晚間作夢的那一組。白天班的腦細胞工人稍微思考後覺得與己無關就放下,但大夜班的腦細胞工人拿著素材、資訊、故事,自己偷著樂了一把,也未可知。

人不必把腦子想的太單一,修行者透過實證可以知道腦袋有多複雜、你同樣一個人的生命不是「你」的生命而已——你,也只是一代稱。

在〈夢之義〉中有 5 則留言

  1. 哈!喜歡「公用素材」、「白天班與大夜班腦細胞」這樣的形容,非常有意思!
    腦中頓時浮現大夜班腦細胞拿著素材編故事,編得不亦樂乎的畫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