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打麻將

既然已經沒按照既定工作走(掃除完,和水男孩臨時起意看DVD「一路玩到掛」,還喝了很多平日不喝的冰沙士),決定晚餐後陪爸媽打麻將。

妹妹不在時打三人麻將,已是多年來的傳統。還記得剛開始爸媽覺得有點無奈(從專業組降級為業餘組?),後來,爸媽每次其實都還滿開心的。因為是我提議,爸媽知道我主要為了陪他們。

的確,我們家打的輸贏不過幾百元。像今晚,我一吃二,爸爸輸50元,媽輸250,但我只讓媽出150元。然後,輕鬆地在下颱風雨前走回自己住處。

其實,我從來都不怎麼耐煩打麻將。近年發展出以時間來規範,比如今晚我事先說打到10點半。但我才剛開始打沒多久,就有點坐不住。所以,三小時對我來說已經差不多。

打牌,我完全是推倒胡的程度。媽媽常常氣我怎麼牌這麼小就胡,但我就是排列組合,並沒有什麼野心非要做什麼清一色、一條龍、姊妹花什麼的。我爸媽打的外省麻將,甚至還有一種我朋友都不知道的「尼姑尼姑」(唸成ㄋㄧ ㄍㄨˇㄋㄧㄍㄨˇ),不能吃不能碰,一胡就是22番。

打牌看個性。我不想記住太多「牌型」,和我讀書不求甚解、做事不喜細繁的雜食態度很像。我不求意外的大贏,只在分到的牌之中追求資源極大化。畢竟,打牌和社會上成功立業不大相同,你的牌好,可是別人的牌可能更好。你可能很早就在「聽」牌,但別人可能才剛剛聽牌就來了一張等待中的牌。這種機運、機率,和個人實力實在沒多大關係。

我爸媽理論上是那種很會扣牌、很會猜別人要什麼牌的人,但卻常輸給遜咖如我和我妹。我媽更妙,常常在別人胡了後,還心有不甘地要大家看她的牌有多好、有多該贏。呵呵,還好是家庭牌戲,就讓她發洩一下。

一結束,我一點都不留戀地起身回家。下次,等適當時機我孝心大發時,再來玩玩囉。

在〈一家人打麻將〉中有 0 則留言

  1. 「我不求意外的大贏,只在分到的牌之中追求資源極大化。」光這句話就是大學問咧~~
    朋友都很剉跟我打牌,因為我是屬於亂打型,從不算牌,也不管海裡有啥牌,亂丟一氣
    不但讓牌友傻眼,還害他們臉一陣青一陣白(還不時醮在心理……)
    唉~~我真的不是來亂的,我真的很認真在打呀!

  2. dear cute Jeffrey,
    我去看過了
    看來你對這個新女友一往情深
    而且你自拍看起來一點都不害羞
    期待儘快聽到你的歌聲

發佈回覆給「葉小胖」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