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中國美術學院的同學,及其他

1

人家柳宗元「獨釣寒江雪」,這位中國美術學院的同學,獨畫寒江雪。

同樣在杭州教美術的朋友說,美院海納百川,素來什麼樣的人都有,這同學據說一年四季差不多穿著,應該不是作秀。

那體質,那姿態,氣定神閒,佩服啊。

2

在《國務卿女士》聽到「自戀的腎上腺素成癮者」(Narcissistic adrenaline junkie)這詞實在太妙,在劇中國務卿用這詞形容她習於冒險犯難、宣揚人道主義,但對自家親密關係沒興趣也不太盡義務的弟弟。外人覺得他為難民窮人犧牲奉獻,絕對是個XX之光,但真相未必如此純然。

生活對這種人來說太平淡,家人對他比不上陌生人,到戰地救助陌生人有強烈目標導向,而活著演兒子丈夫爸爸,卻不牽扯「目標」,只是「存在」。他否定大國之間複雜博弈也能產生貢獻,關心手上幫別人實際做的手術,絕不能說他錯,但也不能說他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思維就是對。他強烈的道德觀很單純、很熾熱,卻依然可能是(帶點不敬意味與冷酷分析的)「自戀的腎上腺素成癮者」。

這剖析跟E.佛洛姆晚年關心的「To have or to be」兩種生存情態(的矛盾)類似。而對一個只想安居樂業不想拯救世界的人,不也能套用新創出「自戀的多巴胺成癮者」這詞?

3

政治除了搞媒體,更在於搞團體,成立各種主/附從、公/民營、社/財團法人基金會、協會、學會等組織。就是在這種地方可以交互利(運)用。

官利用組織,組織利用官。在「直選/直播」的時代,各種掛羊頭賣狗肉的民間/次級組織,真能代表民意?

反同團體特地感謝台北市議員汪志冰(國)、吳世正(國)、王欣儀(國)、許淑華(國)、陳重文(國)、葉林傳(國)、洪健益(民)、黃向羣(民)等人。選民看清了。

在〈這位中國美術學院的同學,及其他〉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