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154

160425

果然一直推一直推一直推,這也不去那也不接,露臉的,見高官的,人多的,傷腦筋的,會勾我放炮生氣的,做表面功夫的,暗潮洶湧的,都不去。

儘管身心沉,但能擁有一點點推拒的權利,還是暗爽。尤其聽到友人說他慾望不高卻必須一路為人作嫁扛起公司擔子,好辛苦。

專心手上幾個創作、策畫案,其餘當避暑吧。

160425

新書可能只有簡體版沒有繁體版,話劇「接送情」先在上海、北京等大陸城市演出,何時能在台灣演還未定。連剛簽約的音樂劇,大陸投資方竟也只鎖定大陸,放棄台灣市場。對作者來說,該慶幸、感恩自己還有一點西進價值?卻免不了擔憂某種質變正在擴大發生。

160429

年輕男生在下半場安穩地睡著,我卻被中場彼此的對話困擾:

「我看過你訪問郭X潔。...她是我表妹。 」

「喔,所以她是你媽媽的弟弟的...女兒?」

「不是。她是我外婆的弟弟的女兒。」

我有沒有聽錯??那應該是表舅公的女兒,表姨?

160430

昨天三個會三種風格,第一場對拿官方預算的官方拍攝廠商耳提面命軟硬兼施,但對方能做到如何只能聽天由命;第二場和國際版權公司大中華區高層餐敘,對方推心置腹,但內容牽涉各方利益無法公開也只能靜觀其變,畢竟各為其主;第三場與近期二度見面的大陸資訊公司女創業家,見識對岸先文後工又渾身商業細胞融資概念的中生代,初步磨合H5輕運用的平台合作可能。

到晚上第四個會,NSO音樂會,明顯精神不濟。內心突發奇想,為何人類不在耳聰目明的上午聽音樂會呢,全天為生計或野心奔忙燒腦的上班族,下班後油盡燈枯還要來欣賞嚴肅藝術,辛苦捏。

在〈小日子154〉中有 2 則留言

  1. 哈哈!早预感到了:你的音乐剧一定可以看到。质量的“被改变”是西进的代价。四月连续听了三次关于音乐剧的讲座,听感一次比一次差(第一次讲的那位还不错),希望听你讲音乐剧一直是我心中的大期愿。
    “表舅公的女兒”理解正确
    劳动节前你好忙,知你最近一直好忙,注意别再上火喔。这两天我也有点小忙,不过还好。劳模,节日快乐喔。
    PS.今晨本市电台新闻说,张军的昆曲《春江花月夜》这几天在两厅院火热上演,年轻观众和老年观众人数各占一半半,三天4500张票几已售罄。

  2. 看到了兩個「辛苦」,也很合我內心的潛台詞
    又有音乐剧可期,好消息!
    今天去看了《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二》和《大唐玄奘》
    西雅圖的劇本故事牽強書信往來卻很文藝比較滿足我
    五月,你好,願我們都順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