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男公關的故事

認識的某人迫於生計去做了酒店男公關。

他的新工作,聽來熟悉又新奇,也帶著擔心。他說希望白天的工作有起色能早日脫離,不然雖不賣身,但已有怪怪的客人開口要以每月十萬元包養。

聽他談話時多數是笑語,彷彿在說鄰家怪談。但菜鳥公關的苦悶驚慌只有身歷其境才知。有如后宮甄嬛傳的勾心鬥角,在這陽光照不到的大廳從不缺席。

太搶,會被踩死;不搶,會餓死。

男公關向來多樣化(所以以我標準看來他未必達標卻輕易被錄用),或以貌,或以身材,或以笑話,或以划酒拳,或以唱歌,或以軟語溫存識得眉眼高低。

跟外面世界一樣。貴婦也好,老嫗也好,臃腫同性戀者也好,同行酒家女也好,各有各的菜。

看過此文,別來問主角是誰。我期待他的秘密午夜場,早點散。

在〈酒店男公關的故事〉中有 2 則留言

  1. 為生活所迫,可以理解
    在酒店公關少不了陪酒,卻著實傷身
    祝福這位朋友,不要太辛苦
    昨天和孩子看了《穿普拉達的女王》
    讓她瞭解時尚瞭解職場
    女主看盡浮華終於選擇安穩平凡的日子很難得
    我們都要活出最初想要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