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維埃的故事》:一個血(及滿血復活)的故事

才說要少憂國憂民,昨晚就在YT看2008年紀錄片《蘇維埃的故事》(The Soviet Story,或譯蘇聯往事)。

這些斑駁但珍貴的影像,讓我們看到歷史裡多少血腥與愚蠢被掩蓋與忽視,令普通人以為世界可按照表面穿西裝大領帶說漂亮話的這批人正常維持運作。

現代人在抖音、IG或購物網,已麻痺了眼睛,忽然看到鏡頭前一堆堆死人出現(沒有馬賽克非特效的真死人),應該算是相當好的媒體閱聽教育。

當代安逸的布爾喬亞或非布爾喬亞都遺忘了,暴力與仇恨離我們的肉身記憶非常近。

蘇聯時期,從列寧到史達林,殺害盟國人民,也殺害拒絕被納入盟國的人民,還殺害自己家鄉的人民。

這時便知道現代國家(尤其是一戰結束、二戰結束乃至蘇聯解體後才風起雲湧成立的國家),多努力維持一種地域有邊界的假象——但邊界並不會局限任何野心家

史達林和希特勒殺人,動輒百萬、千萬。物化人的不是廣告商,而是歷史上各種皇帝與獨裁者。現代都會男女看到一則虐貓新聞都坐不住,一則公安事件死數十、上百就要官員下台,但數字大到一程度(如百萬、千萬人死亡)卻宛如耳邊風掠過,難浮起真實感受——心理學謂之「認知失調」。

1933年烏克蘭還在蘇聯旗下,被莫斯科政權餓死240至780萬人(各家資料不等,一說近四分之一人口,紀錄片稱700萬),有「歐洲糧倉」之稱的烏克蘭,自己產的小麥被大量外銷。這飢荒非關天災而是百分百人禍、虐殺。

世界上就是有這樣不照顧小弟、不仗義的黑社會老大。

想起中國大陸1959–1961年間三年大饑荒,估計死1500萬至5500萬人(各家資料不等),而毛政權同時大量向蘇聯和東歐等社會主義國家出口糧食換工業原料、機械及技術,以快速發展軍事工業,滿足紅太陽心中「超英趕美」的野心。

不管是憎惡種族(如猶太裔)、階級(如地富反壞右)或特殊人群(如殘疾和體能差的病老弱者),殺人魔王們都有一疊疊自己想清洗對象的死亡筆記本。紀錄片裡,史達林接班人赫魯雪夫在爭取上位的過程,還曾跟中央爭取更多屠殺平民人數的配額。

1961年以色列大張旗鼓公審納粹時期高官艾希曼(Adolf Eichmann),以反人道等十五條罪名起訴後被判死刑,成為以色列開國以來第二個、也是最後一個處死的死刑犯。

但又有何用。艾希曼至死強調「我必須告訴你們,我一點都不後悔」、「我只是奉上級命令行事」。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還為之創造了「邪惡的平庸性」(Banality of Evil)轟動一時且影響至今的概念。

佛教一天到晚鼓勵人淨罪集資、懺悔業障,耶穌教也鼓勵懺悔、認罪。但沒有人聽過中外歷史上無數魔王的半句道歉吧?

在想,俄羅斯綜藝《通靈之戰》好看,因為那北境大地似乎到處有鬼,每集故事特多。但冤死的無數鬼會製造出什麼樣的風水及後代?我會說,俄羅斯絕非福地。

同樣,在20世紀被整死超過700萬的烏克蘭冤魂,是否也仍在那片大地徘徊不去,製造出什麼樣的風水及後代?

當然,中國、非洲、中東...地球上無數角落,也無可迴避這一問題。法庭無法帶來絕對正義,國際法庭同樣不能,可以如此殘忍的人類,終究只能回歸宇宙天地果報決定。

在〈《蘇維埃的故事》:一個血(及滿血復活)的故事〉中有 9 則留言

  1. 年近半百的自己
    前幾天讀完幾本對於中國在毛澤東到鄧小平期間
    中國共黨基於農村推行的土地改革 社會改造 以及文化大革命的歷程
    才對於當代中國推行其社會主義式的市場經濟體制 有了比較具有歷史脈絡的認識

    其中 談土地改革(有學者稱暴風驟雨式的土改)
    其中農村鄉民講到如何鬥地主的口述
    至今看來 讓生長在農村的我也膽戰心驚!
    土改是中共的政治運動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閱讀歷史!
    才能在當代消息滿天飛的時刻
    做出正確認識!

      1. 阿Q這人很好的說明了,再怎樣白紙黑字的書寫,中國人都有人不信或根本不想知道(只要這事不發生在他自己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