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天空》筆記2:做北月交點的功課是一件不自然的事

演化占星學家史蒂芬佛瑞斯特(Steven Forrest)談到如何在南交點(業力與慣性)北交點(未來與突破)中做抉擇:

我們不能直接對抗業力模式根深蒂固的力量,但是我們可以對抗自己認同這些模式的傾向。當我們不再認同時,就能在這個模式裡抽走自我的份量。

「在這個模式裡抽走自我的份量」,說得實在太好了。肯定與否定都是施加力量,都在讓這個「境」——新時代喜歡說「實相」——變得更「栩栩如生」。

除非你能做「觀」後,以其他方式打破摧毀它——但這牽涉深層佛法修練方式,就不多說。

南月交點是過去;北月焦點是未來。南月交點代表我們所熟悉的,北月焦點代表我們很陌生的。南月交點代表我們很聰慧的部分;北月交點則是我們很笨拙的部分,或者至少是沒有經驗的。
業力是一種習慣,而習慣是熟悉的。做北月交點的功課是一件不自然的事。這不只需要極大的勇氣,也要有隨機應變的意願,願意面對尷尬,願意覺得不安全和脆弱。

這裡有一點補充:史蒂芬是為了強化南北的差異才做這種「善巧方便」開示,其實業力中也有善業,修行也可成為一種等流習氣帶到現世,不然,新時代所謂「一世又一世來到地球教室的學習之旅」就變成空談,因為你毫無累積

佛教徒喜說的「資糧」與「功德」,在未證入《金剛經》所云境界前,仍是必須的。

南交點不完全是過去,北交點也不一定是未來。更精確地說,南北交點都在你的現世交會——這是我一得之悟。

在〈《昨日的天空》筆記2:做北月交點的功課是一件不自然的事〉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