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剩兩小時可活

南韓電影《寄生上流》奧斯卡奪四大獎,報導稱有韓人提議要幫奉俊昊導演塑銅像,奉俊昊說「等我死後再說」。

提議的人不太正常,奉俊昊比較正常,很多事的確不宜生前做。

但某日寤寐間,想到若生命只剩兩小時我該做什麼?夢境是我正要自選輯po文記錄一活動,但知道只剩兩小時壽命後立刻告訴自己,現在發這篇文是要做啥?

夢中我啟動理性思考,想出兩小時內我該做的事。首先,撕毀一些該銷毀的紙本;其次,把硬碟中要刪除的檔案刪除。

其次,確認一下遺囑。儘管這時候才寫遺囑,所寫文件法律上未必生效,但總是一個意思表達,也可交代某些有用資訊(如很多密碼或聯絡對象)。

然後,該向某些親朋好友致意(如果那時候還有的話)。也許別人會用影片或語音,但我應該還是會選擇簡潔有力的文字,寫一段公版的話複製貼給極少數人。

當然,若時間充裕,某些人值得打一通電話,只是怕這樣就會難分難捨,甚至惹人哭哭啼啼,未必適合。

最後,可能真的會在自選輯發一篇文,謝謝大家支持,也對外界做出最後聲明。儘管,「外界」不「外界」已不很重要,自選輯能在身後留存多久不會被存儲的朋友公司伺服器取消,也完全控制不到。

再最後,若還有一點時間,也神智清明,會去做最後一壇功課。謝謝一路指引我的。

不過,以上所述,現實中應該幾乎不可能發生。所謂明確知道還有兩小時可活,而安處家中,有順暢執行以上工作身心能力、條件,未免太幻想了。

在〈如果只剩兩小時可活〉中有 2 則留言

  1. 理性而有温度的梦,思考面面俱到
    能在两个小时从容做完,是了不起的
    您的梦常常这么理性
    把醒时该思考的,梦里都准确的完成了!

發佈回覆給「浅川大人」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