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影評173:六號出口

 

林育賢導演首部商業劇情片「六號出口」,出乎預期好看。導演、編劇、演技到技術部門(汪大勇的攝影、夏紹虞的美術、林暐哲、陳建騏的音樂)都充滿「外銷」競爭力。新台幣兩千五百萬的預算用得拳拳到肉。

描述離家少女、痞子少男、扮裝老婦、武術老頭、打混警察、相約自殺網友,穿插大量蘇打綠、阿霈等新銳樂團的搖滾歌曲,構成一幅有如L.A.或紐約混搭景致的西門町,絕對社會,絕對年輕,但「喵導」(林育賢暱稱)卻一沒有以更主流的好萊塢警匪驚悚方式、二沒有以議題藝術片的邊緣對立探討,處理這些他很熟悉的地區與對象。

簡單說,他沒有想讓西門町和一大群「西門町族」,變成「悲情」的象徵。事實上,它和他們的確可以不是。

不只是年輕人「西門飛俠」(彭于晏飾演)和「滑板駭客」(阮經天飾演)忠於自我、敢於挑戰極限(也許別人眼中只是「無聊的極限」),配角如老人幫「仙波指」高手(丁強飾演)、幻想當「Beach Boy」的警察(張翰飾演)和性癖好異常的「綑綁老妖」(謝月霞飾演),似乎人人都活得理直氣壯。

連相約「秋葉落地」的「秋葉會」自殺網友,也沒有一路唱著「反社會」的控訴,反而似乎只是誠實地宣告自己的選擇。沒有一個主配角,以自己的生活和決定「自憐」、「為恥」。

唯一始終帶著歉疚感出現的文藝美少女Fion(劉荷娜飾演),最在意的其實也只是曾經在一次叛逆行為中,沒有「挺」從小長大的好友小薇(辰伶飾演),而不是來自其他的社會壓力(如稍嫌老套的豪門父母逼婚?!)

這當然是一種「戲劇化的內在壓力」,和一般衝突情節裡「來自外在的社會化壓力」不同,在編導眼中,現代人「心理過不過得了自己這一關」反而莫名地重大起來。

這也算是另一種「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其實,輕與重都變得相對,一如正與邪、好與壞、乖與不乖,早已一路價值崩解,且無煞車之勢。「唯心主觀」讓劇中沒有誰真的被批判(頂多只有小薇的「親子專家」爸爸被消遣),也讓傳統定義下的「受害者」不那麼耽溺於自己受的傷(一如連小薇都不怨恨Fion),從這個角度,擔心本片成為「鼓吹犯罪」溫床的父母師長,也該看出某種「另類勵志」的作用?

也就是:「做你自己!但要負責。」問題是:每個人真知道自己會付出多少代價嗎?有沒有把別人(可能為你連帶需要付)的代價一併算進去?

為本片在寫實主題下抹上傳奇、卡通、MV式色彩的是,風趣與深沈兼具的敘事手法,這得歸功於林育賢和編劇王國光生猛有力的對白與旁白,節奏明快,卻又不至於無厘頭到讓社會人士搞不清狀況,看得出喵導想老少通吃的企圖心。

儘管沒有理所當然以「邊緣」來剝削這個題材,但我笑著問導演:沒有毒品、轟趴、槍枝與真正的黑道、街友(片中連逃家援交女住的房子都美得很蘇活),這個西門町會不會太純淨夢幻啊?

當然,這也只是一個版本。畢竟,每個人都可以有他心中的眼鏡看世界。不只是年輕人需要被同情找不到出口,這年頭是連中老年人都在或強壯、或孱弱地,各自找尋出口呢。

(2007.0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