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串失誤的夢

記憶中少有這麼一連串失誤的夢。

長住大陸的電台前同事T,無預警出現在我要上現場的電台裡(不是IC之音)。剩下沒幾秒鐘就要節目結束進廣告(我盯著機器上的時間數字),我一時高興,想拉她一起上麥打招呼,給聽眾驚喜(當然夢中也有一絲懷疑聽眾是否還記得T)。

我開麥說:「這裡不是飛碟電台(工作人員露出你怎麼可以說別家名稱之疑惑表情)、不是台北之音,是...」卻忽然想不起該台台名!T莫名其妙杵在一邊看著我,也沒有電台同事救援,既然連台名都說不出,當然不可能把神秘嘉賓T介紹出來,就這樣楞著看剩下幾秒鐘過去,草草結束。

場景跳到疑似爸媽家。帶T回去作客,媽有幫忙收一下東西,但接下來我很怪異地自顧自在收拾客廳裡一張大書桌,桌上堆著我好像剛出差回來的雜物。T坐在後面一張沙發,我背對客人在桌上找鑰匙、印章等物,邊找邊思考之前旅途中差點丟失鑰匙、印章的過程(是一種夢中夢、戲中戲的概念)。T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天,我並沒有很專心聽。

不知何時,我竟累得睡著!醒來四周黑暗,T還坐在沙發上,我急著跟T說對不起,實在精神不濟,何時打瞌睡都不知道,真是糟糕。她說沒關係。

一看牆上鐘已半夜兩點,我抱歉問她留在台北還有幾日,改天約吃飯再聊。她說好。幫她叫小黃,送到樓下,她表情平靜,似乎對今天種種怠慢差池不以為意。她上一台類似小巴的車,還有其他乘客。等車開走瞬間,我忽然意識到這不是我叫的計程車啊,她坐到什麼車?又要駛向何方?!

急著想通知她,卻好像發現沒網路也沒她手機號。然後就醒了。滿懷愧疚與擔心。

這夢有點特別是在於:一、近日並未特別念及T,春節有微信打字拜年,她說今年因疫情不回台,回台再約。但這沒啥特別,反而近期更在意的人卻不會入夢。

二、以前自知做夢多情節、少情緒,這次不同,情感能量特強,興奮、著急、抱歉一應俱全,且與對方互動前後不太一致。通常我夢中都是別人表現較戲劇性,我較旁觀;這個夢T一逕平和(與現實中她本人大媽個性不同),較像旁觀者,而我在一連串失誤中演獨腳戲居多。

她並沒有怪我,事實上沒有任何人怪我,最後這輛小巴也未必是把她載往不好的地方、讓她發生不好的事。但我的確表現失常了。

就記錄之。

在〈一連串失誤的夢〉中有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