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深層而歧異的眉角,及其他

1

幾個月前有幸(?)參加我秘密場告別演說的百位音樂人,對照近日某大師感性許多、受矚目許多(還有主流媒體逐字稿呢)、也在我看來問題多多的發言,應該可以察覺一些比表象感動(或不感動),更深層而歧異的眉角。

不過,社會就是這樣。什麼人能罵人還討喜,什麼人罵了只能投江,因緣早定。而我,兩者皆非。

(請原諒我就是不喜歡那麼赤裸粗俗下猛藥搏版面而不想講清楚。知我者、自知者,擊掌)

2

聲明「絕不自殺」,這樣黑勢力就沒法幫你「被自殺」;但聲明「絕不發生意外」就很難界定,是人都可能有意外。

支持認真立委審好案、提好案,但台灣真的有利益重大到國會議員可能「被自殺」?我看反核撼動的利益遠比放寬外勞大。

希望一切只是過慮,尤其有律師在台大附近被三名年輕歹徒拿鐵槌、警棍攻擊後,很不想看到「被意外」在這國家「被常態」。(好拗口啊)

3

今天大篇幅都是李宗盛批流行音樂同行很多內容是「垃圾」(畢竟多適合標題黨),但我比較關心這段話:

「他舉金城武為例,指金城武在台發片不成功,但到日本發展2年脫胎換骨成巨星,認為是日本流行樂的審美水平高。」

不知道現場是否真這麼說?日本流行樂審美水平高是一回事,但金城武中後期的「巨星化」從來跟日本流行樂壇沒關係,而且他第一張專輯就當時偶像市場來說,製作與商業都很成功。(葛姊會不會在偷笑?)

在〈更深層而歧異的眉角,及其他〉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