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新聞急先鋒》第二季:想當吹哨人、揭弊人、正義使者,會有很多人討厭你

《新聞急先鋒》(The Newsroom,一稱《新聞編輯室》)第二季,最讓我佩服的是,跟第一季有很多單集事件不同,第二季完全採一交叉剪接結構,單押一個與國防和人權有關的重大事件。

剛看第一集很迷惑,隨後你就知道這是一件牽涉整個新聞部被起訴的重大危機。透過會議室律師團咄咄逼人的詢問,你知道有什麼大事發生過了,但不明講。交叉長達半年以上的每個人的經歷,一直壓到第七集才讓觀眾完整看到這則惹禍的新聞報導。

事件敘述有條不紊,危機中有懸疑,懸疑中也有個別人物的心路歷程,已近似長篇小說的寫法,實在不是一般電視劇會採用的手法。

真是高手,高級。

本季讓我們看到:當你想當吹哨人、揭弊人、正義使者,會有很多人討厭你。

被你直接針對的對象當然討厭你。如主播共和黨籍的威爾,一向被共和黨人討厭,因為你怎麼胳臂往外彎,老是用高標看我們黨內同志?

被你看貶的同業也討厭你高高在上、一塵不染。如主播威爾短暫交往的小報八卦記者她覺得:難道我們跑的不是新聞嗎?你憑啥那麼跩?

當然也包括助理執行製作人吉姆,因情感混亂想逃去草根現場,加入共和黨黨內候選人巡迴團,問了很多有智商的題目卻一路得罪主辦方,也得罪混吃等死每天抄抄公關稿就滿足的一票同行。

這非常寫實。你的優秀襯托我的愚痴、憊懶和墮落。

這世界就如此。「槍打出頭鳥」,「人至察則無徒」,金字塔中下方本來人多,平常是被踩在下面,但只要形勢一倒過來,中下方立刻能壓死上方這些自以為是的菁英。

此所以,虎落平陽被犬欺,不是虎失敗,不是犬厲害,只是「時」、「位」的差距。

當然,最重要就是,任何調查、批判都可能有誤區,不管是有人惡搞,或者純屬意外,你拿到的乾貨都未必十拿九穩,所以當你爆料時,就有可能翻船。

理論上,真正的新聞業是高危行業,但當然不是照本宣科的黨營喉舌,或抄網路新聞和行車紀錄器也沒刑責的商業媒體,後兩者都非常安全。

在〈[劇評]《新聞急先鋒》第二季:想當吹哨人、揭弊人、正義使者,會有很多人討厭你〉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回覆給「咪子」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