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傲骨之戰》第三季:在川普時代反川普,是否代表自己也要變成另一種川普?

《傲骨之戰》(The Good Fight)第三季的主題是「真實」。表現於「人設」和「人事」。

開場橫空出世的怪咖老律師布魯姆、律所創辦人卡爾死後被挖出的性侵醜聞、黛安加入的反川普地下組織、真假莫辨的「第一夫人」、乃至律所爆發的工資/種族歧視——全部都在延續第二季一個大寫的疑問:「我是誰?」「我如何定義我是誰?」

還有,你真的知道他/她是誰?!

氣氛比前兩季凝重,因為開場就有一個滿嘴胡扯、臉皮超厚、被黛安斥為「癌症」一般存在的非常規律師布魯姆,他是第三季出現的狠角色,一舉一動牽動律所的文化、信念與安危(也搶走觀眾視線)。

流氓氣息濃厚的布魯姆,不但直接導致瑪雅被開除、進逼律所合夥人階層,還引發這群白領間的價值觀之戰。

仔細看,布魯姆就是一個「川普文化」的側面化身,精明、冷酷、譏諷、無禮、說謊、背叛、自我放縱、不擇手段。

你很難用道理辯倒這種人,因為他歪理更多。你也別想用感性與靈性啟發他,因為他表現得完全不在乎靈魂——只有各種心理學上自我存在危機產生的「戰術」。

黛安(以及隨後拉進來的冠名合夥人麗茲)的讀書會地下組織,又是另一個對照,在川普時代反川普,是否代表自己也要變成另一種川普?手段與目的何者為重?反抗的法律邊際在哪?

編導沒有讓黛安始終如一,也會因不同事件引發不同情緒與行動。但一如我說,前兩季編導反共和黨,但沒有放過民主黨(包含側翼、粉絲)自命自由派人士的狗急跳牆與自我欺騙。

真的挺佩服,一齣電視劇敢於在2019播出季就直搗總統選舉舞弊話題,只是當時民主黨人懷疑共和黨繼劃分選區不公後、2016年在投票機軟體上動手腳;而2020大選,卻真的變成川普陣營咬定拜登陣營(甚至結合中、俄勢力)以選區及投票機欺騙國家、竊占大位。

當互信沒了,當選務都被質疑,一人一票為基礎的美式民主,當然該深刻反省。這已跟候選人是甚麼德行(川普?布魯姆?)無關,跟法律和媒體也無關,而跟所有物質面基礎建設有關。

為了鋪陳反對勢力,本季有些角色變化有點勉強,前兩季第二女主角瑪雅被炒,在她父親金融弊案纏身時都不離不棄的「教母」黛安卻少聞問,僅打幾次電話沒接就放下,很不合理(看到最後,就知道編劇的目的啦)。

同樣失衡的還有前兩季力爭上游的調查員瑪麗莎,變成一個看管布魯姆(怕他在律所偷東西)的邊緣人,專業性完全掉漆。之前做哏她有暴力傾向的男友,本季也不見蹤影。更不用說瑪雅的同居女友、盧卡孩子生父科林戲份都少得可憐,僅有黛安有情報sense的老公稍微起到一些作用。本季愛情戲實在乏善可陳。

依然不乏有份量的情節,且政治口味越來越重。一家出現各種價值撕裂的公司要如何繼續證明自己?

等我滑入第四季。

在〈[劇評]《傲骨之戰》第三季:在川普時代反川普,是否代表自己也要變成另一種川普?〉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