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傲骨之戰》:美式民主好像千瘡百孔,美國內容產業還是比世界上很多地方犀利

很難想像這是川普執政時,美國就能拍出的好影集。酸裡面有克制,娛樂中有悲涼。然後,儘管美式民主好像千瘡百孔了,美國內容產業還是比世界上很多地方犀利。

《傲骨之戰》(The Good Fight)第二季中女主角黛安,因回憶水門事件說了這段話。

"First as tragedy, second as farce, third as porn."(首先是悲劇,其次是鬧劇,然後變成A片)

然後在合夥人阿德里安遭意外槍擊後,她悲觀地和想併購他們事務所的大律師所羅門說:"What good is judgment if you can’t do anything about it ?” (如果無能為力,那判斷力又有何用?)

"What’s the good of eyesight if you don’t have anything to look at ?" (如果沒有目標,眼力又有何用?)這是對方的回答。

其實,兩個人都沒有答案。而且後來證明,兩人感嘆的完全不在同一條地平線。黛安想的是政治的瘋狂讓平常人也快不正常了;而大老闆所羅門想的卻是如何贏,政治黑不黑暗、鬧不鬧劇,管它的!

不過「首先是悲劇,其次是鬧劇,然後變成A片」這句話,拿來應用在眾多地方眾多層面都可以,甚至當這個時代的某種諷刺性精神標語,也行。

第一季重心在金錢。「龐氏騙局」(Ponzi scheme)讓黛安和她教女瑪雅從巔峰墜入谷底又緩慢爬升是主線。

第二季重心是謀殺。從芝加哥掀起一股謀殺律師風潮、到事務所老闆阿德里安被槍擊,到黛安的婚外情男友揚言槍擊總統讓她吃上官司——層級一階階拉高,對川普時代的控訴也較第一季嚴厲。

但這不是一個只為反川普而做的戲,民主黨的行徑在劇中也沒好到哪裡去。編導還是想守著法律這盞明燈,照亮迷茫的社會;但在第二季最後一集,種種狗屁倒灶的迫害不得不讓這群律政菁英苦惱思索:如果有法律但不符合正義呢?不符合良知呢?

繼續看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