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傲骨之戰》第四季:過多的政治氣氛讓曾白手起家的這群人都變模糊

《傲骨之戰》(The Good Fight)第四季開始於黛安的一個夢(還是精神崩潰?),結束於知名投資家/性侵犯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的死。

聯邦檢察官委託主角的律所重新調查愛潑斯坦在獄中是自殺或他殺。但等熱血律師們大膽假設出一組之前沒人思考過的方向時,檢察官令他們停止,把全部偵查所得和證物上繳。

很明顯,假借正義引蛇出洞,利用了這群聰明人的腦子後,要吃案啦。

一如黛安好不容易勸說被威脅的法官朱立葉斯一起向監察長舉報超神祕的「memo618」後,隔天就被抓,都暗示第五季將讓這間民間律所捲入更大的華府「沼澤區」。

川普上任時打著要抽乾職業政壇的沼澤之名,但本劇告訴觀眾哪一黨的政客入主最高權力機構後,可能都一樣。

(有點沒頭沒尾)把原本的中小型律所賣入全美七大律師事務所之一後,各種奇異的水土不服劇情,也是本季重點。然後結束在,他們發現自己賭輸了。要當老闆當不了,要走也走不掉。

可以說,本季製作還是很用心用力,但看起來不會很舒服。少了瑪雅對比後,總感覺連盧卡都變弱了。應該說主角們的人設沒變,但也沒成長,過多的政治氣氛讓曾白手起家的這群人都變模糊,彷彿只是各種陰謀論底下行走的遊魂。

難道,這也是主創們想傳達的:這些主張民權、女權的自由主義者曾信仰的一切,包括法律與秩序,已經逐漸崩解...

因新冠肺炎疫情,本季縮短為七集。只能期待2021年的第五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