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新四不一沒有」(下)

會感嘆「四不」,不是僅僅八股地,否定任何與傳統斷裂的改變,而是感知這些現象背後,確實充斥著現代生活裡無數的自私、恐懼、無助,正在蔓延。

如果一個人視婚姻為兒戲,不願付出心力時間去經營維護一份自主的選擇,不再認同婚姻的誠信,而輕易離婚;這種「不婚」病了。

如果完全放棄自我學習與改進,在婚友市場上直接認輸,採取最簡單的交易採購方式,去經濟條件相對落後的地區「買」一個外籍配偶。無感情基礎的嫁娶之後,還把外籍配偶當次等公民、佣人、生產機器,歧視甚或虐待,那麼這樣的「婚」也病了。

沒有愛與尊重的婚姻,就是買辦式的婚姻。買辦式的外籍通婚,有如回到半個世紀前憑藉武力或財力就能擁有配偶的前現代社會,而不該發生在自詡國民教育和經濟發展快進入已開發國家的中華民國台灣。

在欠缺愛與尊重的家庭生養下來的「新台灣之子」,極容易在錯誤的對待方式下成長,具備不健全的人際關係,對生命失望或偏激。這些子女可能比傳統的單親家庭,來得更讓學校或社會棘手,然後我們共同承擔社會成本,或者佛家說的共業。

事實上,關鍵不在於要不要結婚、該不該離婚、要不要生、生多少這種一翻兩瞪眼的抉擇,而在檢討:當代人對「婚、育、養、生」的觀念是不是出了問題?觀念不弄清楚,即便政府編列再多預算鼓吹「趕快結婚、不要離婚、多生幾個、生了就得養、別自殺」,亂象很難解除——因為,你沒有信服。

這哪裡是用鼓吹宣傳就能奏效的年代?哪裡還有規定強制就能洗心革面的人民?我們集體面對的,是對生命信仰的失落,而且,諷刺地,大多數人似乎不想得到答案。

因為生命信仰似乎沒有提供保證書,也沒有減價促銷方案,更很難被同事朋友看到而可以炫耀。能夠安身立命的人,也許寧靜自足一如野地的百合,不見得用擴音器報告大家。

沒有連結、沒有承諾、沒有付出、沒有扶持,人人就會活得像孤島;剩下的接觸,只好以力傾軋。不管是感情、親情、友情或工作,贏者為王,自我最大,順我者昌。妨礙我的情感、身體、時間、財富利益的事,通通滾到一邊。而這一切判斷,還都自以為是在「為我自己好」。然而,是真的好嗎?

不尊重自己,就不可能尊重別人。對生命失去真誠願景,就沒有方向。沒有向上的力量,當然沒有能力轉化。沒有提升的智慧,也就少了自律的勇氣。什麼都沒有,便只能人云亦云、自以為是,跟著流行跑,跟著慾望跑,跟著習性跑,跟著共業跑。

一切想法做法都自私自利,一切只為了自己的「爽」或按捺不住的「不爽」,當然只能任自己生命點起一把又一把的霹靂火,任別人為自己吹起一陣又一陣的龍捲風;中心無主,就只能用低等能量,滿足感官趣味,逃避任何稍微沈重一點的責任與壓力,陷落短期的抒發與慰安,然後,等待又註定地進入下一次無以名之的煩惱痛苦,繼續循環。

關於這篇「四不一沒有」的報告,報紙下的標題是「台灣社會最深沈的呻吟」,說的沒錯,在五光十色的資訊戰中,這只是呻吟,但對身陷其中的個人或整體社會,怒吼已在不遠處醞釀。

(2004.06.28)

在〈台灣的「新四不一沒有」(下)〉中有 0 則留言

  1. 我們集體面對的,是對生命信仰的失落,
    而且,諷刺地,大多數人似乎不想得到答案。
    沒有連結、沒有承諾、沒有付出、沒有扶持,人人就會活得像孤島;
    對生命失去真誠願景,就沒有方向。
    沒有向上的力量,當然沒有能力轉化。
    沒有提升的智慧,也就少了自律的勇氣。
    對人生、對生命態度的感悟真的是句句真理,字字珠璣的金玉良言,受益匪淺。
    當人們缺乏了對生命的信仰與信服,一切似乎都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如果如同行尸走肉的活著,生命的意義何在呢,生命的意義何在

  2. 1樓
    看到了,怎麼是姚謙的片頭主題呢,
    沒給咱們看看樂融哥這期的片頭啊,簡直要望眼欲穿了。

  3. 一个信仰缺失的时代,一个极度自我的时代,婚、育、養、生有时是种负责,有时是种失责。
    我们不了解别人,也无法撑控别人,只要真正清楚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就已足够。
    1楼的片花看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启倒计时了。:)

  4. 生命的意義在於愛
    愛的意義在於生活的點點滴滴
    愛就是我們活著的理由
    愛就是我們活著的信仰
    所以可以窮到甚麼都沒有
    也不能心中沒有愛
    這是我今天的感悟
    樂融哥晚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