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者的最高境界

偉大的史學家司馬遷,特地為占卜師、命理師(他稱之「日者」)寫了篇〈日者列傳〉。很多人不知道吧!

先藉宋忠、賈誼兩位大夫之口,批評卜者言行與地位卑污:

夫卜筮者,世俗之所賤簡也。世皆言曰:『夫卜者多言誇嚴以得人情,虛高人祿命以說人志,擅言禍災以傷人心,矯言鬼神以盡人財,厚求拜謝以私於己。』此吾之所恥,故謂之卑汙也。

白話意思大概是:世人都說算命的喜用謊言迎合人,亂說對方好命取悅人,妄言有災禍傷害人,假借有鬼有神來騙財,貪求酬勞利益自身。所以算命者為人看不起。

兩個廟堂當官的讀書人這番批評,套在學不精、心不誠、行不正的江湖術士身上一點也不錯,他們的確是危言聳聽、巧言令色或恐懼行銷,以謀私利居多。

但遇上有術也有道的楚國高人司馬季主,就被KO得體無完膚。司馬季主強調正派卜者的貢獻(「分析天地間的禍福、事情的成敗」),完勝那些踞高官享厚祿卻對國家沒幫助的人:

今夫卜者,必法天地,象四時,順於仁義,分策定卦,旋式正棋,然後言天地之利害,事之成敗。昔先王之定國家,必先龜策日月,而後乃敢代;正時日,乃后入家;產子必先占吉凶,后乃有之。自伏羲作八卦,周文王演三百八十四爻而天下治。越王句踐放文王八卦以破敵國,霸天下。由是言之,卜筮有何負哉!

「卜筮有何負哉」,是說如果真能幫小至家庭、大至國家指引吉凶、擘劃策略,那麼又有什麼不好的、做錯的、或辜負的呢?

司馬季主還拿卜者比老子之道,認為卜者創造的利益很大、但所得酬金很少:

病者或以愈,且死或以生,患或以免,事或以成,嫁子娶婦或以養生:此之為德,豈直數十百錢哉!此夫老子所謂『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今夫卜筮者利大而謝少,老子之云豈異於是乎?

又拿卜者比莊子之道,認為卜者行動自由、工具自由、人生自由:

今夫卜筮者之為業也,積之無委聚,藏之不用府庫,徙之不用輜車,負裝之不重,止而用之無盡索之時。持不盡索之物,游於無窮之世,雖莊氏之行未能增於是也,子何故而云不可卜哉?

又拿卜者比說客、辯士,認為他們說話多是更有意義的,因為等於在教導愚昧大眾:

今夫卜者,導惑教愚也。夫愚惑之人,豈能以一言而知之哉!言不厭多。

總之,如果是真的高人,就算在街頭賣藝,也是高。沒有榮華富貴官位,並不叫做「卑污」。

宋忠、賈誼兩位大夫想了幾天,終於反省出來(而且是從最直接的個人利害角度):

夫卜而有不審,不見奪糈;為人主計而不審,身無所處。此相去遠矣,猶天冠地屨也。此老子之所謂『無名者萬物之始』也。

翻成白話是:算命卜卦的,就算沒看清楚沒說準,糧食不會被充公;但當官的(或在老闆底下討生活的)如果沒看清楚沒說準,輕則失業,重則連命都沒有啦。

看完這篇太史公〈日者列傳〉,頗有些啼笑皆非。畢竟一兩千年後,多數算命卜卦風水玩牌占星通靈的,依然停留在被罵「多言誇嚴以得人情,虛高人祿命以說人志,擅言禍災以傷人心,矯言鬼神以盡人財,厚求拜謝以私於己」的狀態,而與司馬季主所稱頌的德行與境界一點關係都沒有。

寫這篇是提醒同好,標準拉高點。也提醒路人甲乙,無需急著踩卜筮命理玄學,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莊子曰道「無所不在」。

在〈卜者的最高境界〉中有 6 則留言

  1. 卜筮者有所本、學藝精,且願意回頭驗證檢討的實在少數。

    實在太多人此營生,卻又不願接受檢驗,不求長進,難怪招致批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