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論「察見淵魚者不祥,智料隱匿者有殃」

上回說到周朝諺語「察見淵魚者不祥」,其實還有下一句「智料隱匿者有殃」,連起來好像對命理預測有些警告:「不要知道太多啊,知道太多(普通人看不出來的事情)不吉祥。」值得開展一下說。

金句容易記憶傳誦,但常常少了說話的語境。此話典出《列子》趙文子對晉侯的勸諫,因晉侯想重用一個叫做郄(音同戲)雍的人來防止國內猖獗的竊盜。

郄雍不知道是有特異功能,還是會看面相,或僅僅媲美當今FBI的心理專家能對嫌疑人察言觀色,總之他「能視盜之眼,察其眉睫之閒而得其情」,單看犯人的眼睛眉毛就知道有無偷盜了(大概連證據也不用了,嚴刑逼供也省了)。

大家看明白了,他不是講算命或預測,是講有人能用看一眼就抓壞人定罪,這樣壞人會放過他嗎?三個五個栽在他手裡,剩下三十個五十個、三百個五百個能饒他嗎?

如果君主自己具備這能力那還算了,你有很多保鑣護衛,但一個底下人被委此重任,絕對是災殃啊。

重點不在於是否眼力夠好、判讀夠準,在於人所處的位置和使用方式(包含時機、頻率、用量)。這是易經的道理,也是儒道釋都講求的「節」與「律」。

看見水底較深處的魚有啥不好,古代不是漁獵維生,有本領的人幫大家多捕到魚有何不祥?這主要是哲人警惕凡人順應慾望濫捕濫墾的問題,一如儒道都有倡導某種環保愛生哲學:

孟子說:「數罟不入洿(音同污)池,魚鼈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

荀子進一步推演:「草木榮華滋碩之時,則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黿(音同源,似鱉而大)鼉(音同陀,短嘴鱷)魚鱉鰍鱣孕別之時,罔罟毒藥不入澤,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

意思是:不要讓大自然枯竭,留給牠們生育的餘地,人類也才有可長可久的福報。

現代人常聽到的勿「竭澤而漁」,就是這意思。

應用在人事上,對「你以為的惡」、「你以為的敵」不「趕盡殺絕」,可以算另一種類推。郄雍這種能力是中性的,領導人拿他來當緝毒犬、捕盜人就錯了,就太把工具當工具,而不考慮其自身的福德與意願,更沒考慮盜竊牽扯全盤體制、教育、經濟不平等問題。

此所以,晉國的盜賊之風當然不會禁絕(也許很短一段時間會下降),而郄雍會被黑道「共盜而殘之」,不得好死。

就像今天如果警政署長旁邊配了一個人,用看的就把人判黑判白,這還了得? 「智料隱匿者有殃」 ,何況是看到壞蛋們想隱匿的事?公然運用超能力辦案,違背證據原則,也會害死這位工具人。

老子更驚悚地告訴世人「智慧出,有大偽」,而提倡「絕巧棄利,盜賊無有」,但這點當然做不到,兩千多年前都做不到的事,資本化的當今更做不到。既然做不到,還要藉一人之手、一人之眼當包青天、替罪羊 —— 這不是害人嗎?

「觀其眸子」的本領孔子也有(他不是說「人焉廋哉」嗎),很多聰明才智之士、優秀的大老闆也都會觀人,不必郄雍,也跟有無命理知識無關。

江湖走久,人見多了,很多人都能培養出將外在事物「類型化」的本領以趨吉避凶——而且常常是理性與直覺交相作用。只看是否公開說出來罷了!

晉侯的問題與其說是簡化了問題、用錯了手段,不如說他公開這麼做更犯大忌,既傷了君主威德,也陷害底下人於不義。

拉回前面主題,就算具備某些神祕學知識、技能,甚至有通靈、讀心、占卜本領,仍一定得善用(包括知道何時不用)。畢竟「淵魚」可代表某種「黑箱秘密」,這不叫洩漏天機,是洩漏「人機」,洩漏天機天還不一定害你(現代氣象預報不是天天洩漏天機?),但心術不正、無修為又討厭別人壞他事的人,可不一定。

凡人永遠要優先小心別的凡人,但有志求道者從一開始就體察天心道意,自然能做出儘量不違於人世的舉措,這也就是老子說「人法天、天法地、道法自然」的深意。

哪些事該講,哪些不該講,哪些可講到什麼程度、對哪些受眾、賞味期限到哪個時期,自己要不斷斟酌、自律。

我到六十歲還在學習,勸自選輯有緣讀者共勉之,別跟這大眾媒體與自媒體群魔亂舞的業力共犯。連有眼力看得到的真東西都不一定能全講,何況跟著沒根據的假新聞或偏執一端的有毒意見瞎起鬨、猛傳播?

個人的不祥、國族的災殃,全擰在一起了。

在〈詳論「察見淵魚者不祥,智料隱匿者有殃」〉中有 15 則留言

  1. 語重心長。

    大眾媒體、自媒體往往不是洩天機,怕的是連有所本的「人機」都不是,根本是搬弄「自機」,無所本的鬼扯腦補。

          1. 老師我有問題…如果你已經有 察見 智料 這種能力 也覺知自己該低調行事。
            但這樣的人活的開心嗎?
            也似乎沒有發揮長才的機會。
            想起 復仇者聯盟的概念.

  2. 這裡突然想到,何謂洩漏天機?
    畢竟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知識必定越加增長,以前的玄機,現在很多也都叫做常識了。
    所以,或許光洩漏天機,問題還不大,真正問題在於,知道的人,是否會干涉了原來生命的運作藍圖。
    所以大家都知道天氣預測,但真有巨大天災,能避免的災損還是少,所以不會影響到天災背後的宇宙運行之道理,但如果因為知道,進一步干涉了生命運行背後複雜的因果關係,就會有嚴重後果了。(例如知道基因學沒關係,但因為知道基因學,就做出複製人,就會有嚴重的倫理問題。
    因為某些情況,”知而不為”需要巨大的智慧,所以那些關鍵時刻,聖人敢卜不敢言。)

  3. 又還想到,知道天機後,就真的只能毫無作為嗎?
    觀察到的是,知道天機後,如果是順天而行、順勢而為,天也樂觀其成。(一時不成,不代表永遠不成。)
    如果知道天機後,是像浮士德式的逆天而為,那就必有災殃了。
    例如知道有天災,如果採取還地於天的作法(撤離,遷村等),天災反而成為避禍啟示,如果還是防堵思維,天災反而是下次更大災難的預告。
    我覺得命盤像是有機天書,不是說死的白紙黑字,不同做法,就像一幅畫,有的視角會看成天使,有的視角會看成魔鬼。

      1. 就像神無所不在,但也同時賦予人自由意志,神看著一切而不干涉,人也可以選擇自由意志,是符合神聖意志,或背道而行。
        但神即人,有分離感時,神是神,人是人,看破分離的幻象,活出天人合一,那時一切變幻,既在如來掌中,也是如來掌本身的變幻與不變了。

          1. 《聖經》中說自由意志,佛法中有說發心,儒釋道基督教都不是宿命論。活出覺性,就是活出自由度、創造性,難能,不代表不能。
            當然,”自己選擇”宿命論,神也會尊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