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慕夏狂潮-從崛起到永恆》:唯美藝術家未必唯美但曲折的一生

慕夏成名代表作之一《吉絲夢妲(Gismonda)》

展覽與紀錄片雙雙因疫情延期,現在又相會。中正紀念堂正展出《永恆慕夏-線條的魔術特展》,《慕夏狂潮-從崛起到永恆》(Mucha-The Story Of An Artist Who Created A Style)也上院線了。

之前對這種裝飾性強的十九世紀「新藝術」(Art nouveau)並無特別好感,看完紀錄片別有心得:

1.一輩子以唯美女性肖像知名的慕夏,潛意識竟排斥女性(或者該說又愛又怕?)。不但自己汲汲萃取理想女性面孔與肉體的「精神性」(還與大自然花草星辰等宇宙現象結合),也告誡兒子如果有女人示愛,要趕快把她們「踢開」。

2.商業藝術也可成名,慕夏是安迪沃荷的祖師爺。《吉絲夢妲(Gismonda)》這幅劇院海報貼在巴黎街頭,竟讓畫家一夕走紅,甚至海報被偷變成新聞。

3.人的一生自有際遇,卻未必跟心意結合。慕夏巴黎風光十年,美國跟他招手,但去到紐約後卻水土不服,雖也忙於展覽、創作、教學、接單,卻沒找到幫他實現「斯拉夫之夢」的大金主。

4.美國待不住,也不想回始終喜愛他的法國,慕夏中年舉家搬回故鄉波希米亞,縱使當時故鄉藝術界對他毫不友善,一心就想貢獻祖國(也算一種執念)。

他幫新成立的祖國捷克完成許多劇院裝飾、設計郵票、鈔票,還創作了布拉格聖維特大教堂(St. Vitus Cathedral)的一面彩繪玻璃(被稱為慕夏之窗)。

慕夏之窗 Alphonse Maria Mucha’s stained glass window

更花十八年精力創作《斯拉夫史詩》系列二十幅大型作品,完成後無償捐贈國家(還被藝術圈嘲笑這種過時的風格要放哪裡?)。

斯拉夫史詩一《發源地的斯拉夫人》

商業設計和有錢人肖像的訂單手到擒來,慕夏卻在中年後追求足以表現祖國、奉獻祖國、他心目中比較「高等」的藝術。有人會覺得傻,也可能覺得他把才情用錯地方吃力不討好。但這總歸是藝術家自己的抉擇。

5.紀錄片以兒子視角(另外請人英文旁白)詳述父親重要歷程,很快能讓大家掌握這位唯美藝術家未必唯美但曲折的一生。

在〈[影評]《慕夏狂潮-從崛起到永恆》:唯美藝術家未必唯美但曲折的一生〉中有 6 則留言

  1. 反射式想起以前小時候有看到一個印象深刻廣告
    但早忘了賣什麼的(87%是清潔保養用品)
    模特毛髮都用花草替代
    想必源頭是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