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夢想日記:看日劇「海灘男孩」

午睡前看了四集日劇「海灘男孩」,午睡醒來的第一念,竟以為在那民宿。

溼溼熱熱,像海邊的天氣。耳畔的噪音,像男主角廣海和海都在劈柴,或早起時播的熱門音樂。

結果只是沒有陣雨下不下來的的燠熱台北,和巷弄不知哪一處傳來的機械施工聲。爸爸睡覺,媽媽無聊地看電視,妹妹重感冒,我幾天前運動受傷的肩膀未全好,我想念的人沒打電話來。

情緒突然連接上我之前的墾丁假期。突然體會著廣海看似逃避又像活在當下的「順其自然」。

第四集結尾剛好演到公司的部長想勸海都回去東京上班,當部長離去,廣海問海都:「你真的不會後悔嗎?」海都說:「可能會。誰真的知道呢?可是那又怎麼樣?……也許這樣人生更有意思。」

誰敢說他的人生一步步都是在做「對」的抉擇?誰能隨便幫別人安排(或仲裁)自己的命運?誰真能無牽無掛地以自我意志為主軸?

如果只是明知故犯地為所有的衝動找藉口,這樣的「不後悔」並無深度可言。可是海都似乎還擔當得起自己的選擇。編劇沒說教,可是我們都聽得懂他的選擇。

廣海曾經活在有目標、有規範的「標準水道」,海都更像所有責任心極重、非要拿到「外在證書」肯定自己不可的「現代菁英」——我呢?總覺得今年夏天是個特別的時刻,也相信自己正在開放最大的可能。看下去吧!

(1999.07.12)

在〈網路夢想日記:看日劇「海灘男孩」〉中有 0 則留言

  1. 今天老師發文晚……哦,不是,是微博發通知晚…我傻乎乎在別的地方轉了一圈。
    總喜歡說“我不後悔”,並不是事後證明當初的選擇是對的,而是如果重來一次,我的選擇仍然不會改變,所以有什麽好後悔?性格決定命運嘛。除非性格改變,選擇就不會變。擁有承擔多變的挑戰的勇氣,也是性格使然啊。

  2. 陳:那怎麼辦,生活中需要溫暖啊?
    姚(謙):你這是被傳統思想束縛…
    陳:(笑)我發自內心的需要溫暖,不是意識形態上需要溫暖。
    姚:我不需要啊,(笑)而且所有的溫暖,都是片刻嘛!
    ———《我,作詞家》
    讀到這裡,在辦公室里啞然而笑。

  3. 人生的每一次选择,我想谁都没把握说[全对]。但如果能尽量多的自主选择,那至少不会有太多的后悔,因为这和选后的结果是好或坏无关,只和是否是自己作的主有关。

發佈回覆給「lqy08」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