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不喜歡潑烏克蘭冷水、而說侵略者可能占上風的人

有一段時間不怎麼想談俄烏戰爭。為什麼?因為已經講完了。如果一個人真有機會窺得先機,沒必要跟隨新聞與名嘴的進度。

(至於我說了什麼,請看文末的延伸閱讀三篇)

3月31日預言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農曆正月甚不吉,二月較好轉,三月(4/1-4/30)又糟了,看來前途仍多考驗。」完全應驗。

沒有往下說,因為台灣人不喜歡潑烏克蘭冷水、而說侵略者可能占上風的人。台灣一方面不爽有人稱「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一方面又揮不去這個心魔。

如果你真心不相信烏克蘭和台灣有任何可比對、借鏡之處,何必擔心、忌諱?

連澤連斯基6月11日受訪出現「澤倫斯基呼籲國際社會在中國大陸發動攻擊前先支持台灣」的表態,台灣立刻做成「正面」頭條新聞——這不是承認台烏二者處境確實有關聯性、以及台灣確實在乎

問題是:澤連斯基的呼籲有用嗎?他連呼籲國際、歐盟、北約自己國家的議題都快沒用了。

為大家整理一下這一個多月來形勢轉變,從發言間大家自己能窺出什麼事情正在發生,也可以看看國際間的「正義」,面對通膨、糧食、能源問題後的考驗:

5月7日,澤連斯基接受倫敦智庫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採訪時表示,「為了停止俄烏之間的戰爭,應該恢復2月23日前的狀態,」在回答BBC的提問時說,他指的是戰爭開始的前一天。「我是被烏克蘭人民選為總統的,而不是迷你烏克蘭的總統。」

(他這時口氣還很大,表現寸土不讓的決心)

5月12日,《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伊格內修斯(David Ignatius)指出,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烏克蘭或將成為分裂國家,而俄軍會頻繁穿越難以完全停火的接觸線。「這種僵持和分離十分殘酷,但若烏克蘭人要替未來做打算,應該考慮韓國或西德方案。」
5月19日,《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社論建議,烏克蘭有必要考慮與領土損失相關的「艱難決定」。

(美國民主黨陣營開始勸降了)

5月22日,澤倫斯基警告說,只有外交突破而不是徹底的軍事勝利,才能結束俄羅斯對其國家的戰爭,同時澤倫斯基也催促讓基輔以正式候選國加入歐盟。

(因為他知道烏克蘭不可能達成徹底的軍事勝利,西方不會允許他攻擊俄國本土,所以在自己國家怎麼反擊、防禦,受苦的還是自家土地與軍民。所以他才寄望「外交突破」。

但大家想想,就跟二戰的中國戰場一樣,日本吞不下中國但也可以跟你搞個八年、十年、弄到魚死網破。如果不是美軍攻擊日本本土,日本會向中國投降?而現在,烏克蘭沒有任何威脅俄羅斯本土的能力,他的手腳都被西方綁住了——想想當年蔣中正曾經想反攻大陸卻被美國一次次禁止的類似遭遇)

5月23日,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在瑞士達沃斯論壇上談及俄烏衝突,引發了「勸降」的軒然大波。
5月24日,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以「季辛吉說烏克蘭應該割讓領土給俄羅斯以結束戰爭」為標題,稱季辛吉所謂「原狀」,意指恢復俄羅斯「正式控制」克里米亞以及「非正式控制」烏東盧甘斯克、頓涅茨克兩區的局面。

(老狐狸檯面上沒說那麼清楚,媒體為何敢替他補充得這麼直白,這不是外交什麼是外交,這不是內宣什麼是內宣?)

6月6日,澤連斯基說:「每個人都想一點一點地推動我們走向某種結果,這(結果)對我們來說是絕對不想要的,因為還沒有徵求我們的同意,但(這種結果)對其他有自己利益的相關方來說是有利的。」

(澤連斯基已經坦白說出自己的壓力了)

6月10日,美國總統拜登表示,美國先前就已經警告烏克蘭,俄羅斯會入侵,不過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不想聽」。

(拜登為何要擺別人元首一道?他老番顛了嗎?當然不是,這是標準老大罵小弟好做自己排場,接下來讓小弟退讓、接受自己安排的前戲)

6月12日, 北約秘書長史托騰伯格與芬蘭總統會面後記者會上表示:「和平是可能的,唯一的問題是,你願意為和平付出什麼代價?在領土上、在獨立和主權上?你願意為和平做出多少犧牲?」 史托騰伯格也提到二戰時芬蘭割讓卡累利阿給蘇聯,稱之為:「芬蘭能夠從二戰走出來、成為獨立主權國家的原因之一。」

(不惜在芬蘭的傷口上灑鹽也要勸烏克蘭割地勸降,這已不是暗示,而是裹脅)

6月14日,澤連斯基改口,如果俄羅斯準備好結束戰爭,烏方願意與俄方再次開啟談判。

(他一直想談的,身處弱勢既無法扳倒對方,只能期待對方鳴金收兵。但遇上「不惜一戰打到底」的狂人普丁,完全沒有收兵跡象。澤連斯基這一個多月的喊話已經露怯,最後就算坐上談判桌,恐無法控制談判節奏與結果)

6月16日,法國、德國、意大利、羅馬尼亞的領袖支持給予烏克蘭歐洲聯盟(EU)候選國地位。馬克宏表示:「我們的職責是站在國際價值一邊,因此也站在烏克蘭一邊。 我們必須堅持並幫助烏克蘭在一場持久的戰爭中挺下去。」馬克宏還說,西方不會要求烏克蘭讓步,和談狀況得按基輔自己的意願。

(大家又來正著說反著說,怎麼樣都可以說了)

6月18日,俄羅斯總統普丁今天表示,俄羅斯對烏克蘭可能成為歐盟成員「沒有任何反對」,他相信若烏克蘭加入歐盟,將「淪為(西方國家的)半殖民地」。在結束對烏克蘭的「特殊軍事行動」後,普丁認為:「遲早,局勢將回歸正常化。」

(大家真的以為普丁說的「正常化」等於俄軍摸摸鼻子退回原有國界?)

英國首相強生18日表示,英國繼續展現長時間支持烏克蘭十分重要,並警告隨著戰爭拖延而出現「烏克蘭疲勞」(Ukraine fatigue)的風險。強生表示,「烏克蘭疲勞正在開始時,展現我們長時間跟他們在一起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正給予他們所需的戰略韌性」。
6月19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告訴週日畫報(BildAm Sonntag):「我們必須準備好接受它可能歷時數年的事實。我們絕不能放鬆對烏克蘭的支持,即使代價高昂也是如此,不只因為軍事支援,也因為能源和糧食價格高漲。」

(對照史托騰伯格一周前的話,我合理懷疑他在反串。但如果北約、歐盟、美國和烏克蘭真的準備好了,就讓我們看看牽動全球局勢的「戰略韌性」如何上演)

延伸閱讀:
俄烏之戰全解析(上)
俄烏之戰全解析(下)
新的烏克蘭假設國運盤

在〈台灣人不喜歡潑烏克蘭冷水、而說侵略者可能占上風的人〉中有 15 則留言

  1. 習則是在近日簽署了《軍隊非戰爭軍事行動綱要(試行)》(新華社報導),跟普丁對烏國所謂的特別軍事行動似有異曲同工之妙。

  2. 給烏克蘭EU候選國地位,就是一個下台階。

    戰爭再拖下去,通膨使得世界經濟受不了。

    屆時烏克蘭這個國家不存在,也沒有加盟EU的問題。

  3. [戰爭進入決勝關頭,烏克蘭雖然力抗俄羅斯,但其實僅是西方的代理人,當後面支持的聯盟開始動搖,在戰場上又連連失利,能否繼續打下去?而如果盟國迫和壓力繼續湧現,打了一場代理人戰爭的烏克蘭,除剩下廢墟外,還必須付出什麼代價結束戰爭,恐怕最後由不得自己決定了。]

    6/20俄烏戰爭決勝關頭 盟國迫和壓力已現
    https://tw.news.yahoo.com/%E4%BF%84%E7%83%8F%E6%88%B0%E7%88%AD%E6%B1%BA%E5%8B%9D%E9%97%9C%E9%A0%AD-%E7%9B%9F%E5%9C%8B%E8%BF%AB%E5%92%8C%E5%A3%93%E5%8A%9B%E5%B7%B2%E7%8F%BE-010001036.html

    1. 除非新冠疫情不在新聞出現,中國清零才會停。

      一直覺得中國清零,是經濟戰。

      外國人回國去,也最好不要來。生意照做,但價錢提高,間接輸出通膨,也強迫自己國內經濟轉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