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怒日的療癒

那天,是個怒日。一件跟工作有關,一件發生於私下聚會。

前者好歹我撐了一小時離開,達成一個不算真有共識的決定,一種在我自己專業角度最後一搏的誠意。

後者則發生於不到十分鐘內,被一個情緒失控的舊識以英文冷斥叫我走(否則他們走),我立刻拂袖而去。氣到連晚餐也不吃,逕直回家靜養。

一年五次的臉紅脖子粗,竟給同一天兩個配額。

(後來查自己命盤,當天也沒太糟,卻過這麼慘,看來我突破自己命運桎梏了)

不想開手機,不開電腦,決定久違地坐在客廳開音響聽CD。陪伴我的是潘越雲《精選集一》和辛曉琪《遺忘》專輯。都是下意識隨手抓的。

實話說,光聽阿潘前幾首歌,我已完全平復。那年代若是經典,就詞曲唱編錄混都會達到一個真的高境界。那審美已經是數位影音平台壓縮檔和抖音這種「視大於聽」的媒介流行於世後,完全消失的東西。

陪伴我的,還有大塊兩本新書:張曼娟《天上有顆孤獨星》和日本小島美羽《或許,我就這樣一個人走了》。也是當下直覺是我需要的。

曼娟這系列詩詞賞析都沒看過,要不是書名切合當下情境,也可能不會一口氣讀完。但讀畢,覺得被救贖。

那麼多前人的苦難折磨顛沛,躲在千錘百鍊的文辭下方,被曼娟悉心挖出來,仍溫熱地疼。一篇講她自己老兵父親的文,更讓我觸動。

日本作者小島美羽是年輕漂亮女孩,卻從事遺物整理、現場清潔這種怪怪(但令人肅然起敬的)工作,不敢看本書她做的「孤獨死樣品屋」照片,但故事都讀了。這是日本已發生很久的現實,相信也是很多台灣人大步邁進的未來。

隻身自然或蓄意死去,而沒被發現,從幾日到幾月,作者在窺探揣測對方生前狀況,也在歸納整理可能導致這種結局的命運。

不管從詩詞之美中體味孤獨,或直擊滿溢死亡腐臭真實體味的房間,這兩劑猛藥都讓我的瞋恨心迅速下降,小我也被擴大了。

在〈一個怒日的療癒〉中有 13 則留言

  1. 「怒日」事件簡言概之 還能對於現在影音媒介的不足做出深層分析 恐是現在我們很多人無法修煉到的超能力 擁抱

  2. 忘了自己就無孤獨感,
    今天上山看到一顆被砍的斷頭香蕉樹
    竟然自樹幹截斷面硬是矗直的開出比手掌大的香蕉花
    真是令人激賞的掙扎!
    我一開始以為是黏上去假的
    但來來去去一身黑鬃胸甲的野蜂不會騙人……

發佈回覆給「」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