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從也可以不等於「被控制」

血緣在我眼裡沒有什麼可歌頌的。就是業力流轉。

親近的人有控制狂,你一年兩年十年半世紀認出來認熟了,對方也還是控制狂。

認出後,選擇在自己手上。

不管是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或者計算了成本後覺得順從對方C/P值較高。就算順從,也可以不等於「被控制」。

完全無意識地,或者每次都帶著濃濃不情願的能量卻不得不去做,那就是 「被控制」 。

很容易認出對方的把戲,於我已經是家常便飯,但依然無法改變對方的人格、態度、伎倆。

球發出來了,只能接球打球,但求自知每次為何這麼做或不那麼做。而且從自我修行角度,避免對其他我真在意的親友,行如此的操縱術。

在〈順從也可以不等於「被控制」〉中有 6 則留言

  1. 凡控制需有焦點可控
    當焦點太多聚不了焦就談不上控制
    不讓自己當焦點或輪流當焦點
    他(她)可能只是生活圈太小。
    目光太集中。

  2. 一直記得我的老師閻振瀛教授說的一句話:「他和任何人都是(不近不遠的)等距。」
    我和父母或大多數親友沒甚麼業力糾葛,看到父母和我妹妹的業力糾葛,以前卻很痛苦。
    自從不再偷他人的苦(不因他人的苦過度不快樂或想過度干涉,包括世間苦難),自在不少。
    距離就是美。

  3. 很多人這樣的
    根本還不自知
    如果跟她(他)有過交集但被傷害過
    自己能做的就是敬而遠之
    既然無法改變什麼
    那就不必在這種人身上浪費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