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死而未亡:彼岸的世界》:只有西方人會拍,也對西方人的意識影響最大

紀錄影集《死而未亡:彼岸的世界》(Surviving Death),只有西方人會拍,也對西方人的意識影響最大。

東方不用拍,也根深蒂固許多死後有靈的概念。看到節目組試圖從不同角度切入,徐徐攻破那些老掉牙的質疑:死後有生命嗎?看不到的東西是否存在?科學不能驗證的是否能相信?...卻依然四平八穩、不想太強烈地給出肯定答案,怕冒犯仍為數較多的無神論者、物質主義者、信神但不信來生、信神但不信陰間的觀眾們——就覺得在主流社會集體意識與潛意識中,仍長路漫漫。

分外慶幸,我不用尋求「可見的」證據、無須有陰陽眼,無須被託夢,無須找靈媒,就信了各式他方世界。

某集談死後接觸,有人在母喪後庭院來了北美紅雀,毫不畏人地在姊妹手上停歇,就感動信了是剛過世的母親。有人在百老匯的戲院兩度看到室內不可能看見的蝴蝶,就感動信了是亡父。這裡面都曾有生前的約定或許諾,所以當事人信得容易。

可是同樣故事在社團中分享出來,其他一些喪親家屬,明明也很渴盼看到死者捎來的跡象、徵兆,卻不能以一隻鳥、一隻蝴蝶當成證物,執著要求更明確、更大件、更物質面的死者證據。

有人聞到死去幼子的味道信了,有人聽到室內沒有的聲音、話語信了,有人突然撿到有兒女出生年份的硬幣信了,有人看到通靈者畫出亡夫面孔素描後信了。

最曲折的是一個老父開始自動書寫,死去兒子讓他寫下一句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我是紅(I AM RED.)」隔幾天收到朋友寄來一幅畫像,朋友說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幅畫覺得一定要買下送給他們,畫中一個淡紅色如基督的人正飛升。還有小卡說明畫家創作動機是送給失去年幼子女的人,因為夭折靈魂就是淡紅色的。

這故事如真的是在靈的層面推動,它同時包括影響其父親自動書寫傳遞暗號、影響父母某個朋友做出決定買畫,以及選擇一幅畫家已成的畫做為代表自身信物,工程不可謂不大!

坦白說吧,影片中多數人追求的證明,都屬「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六識的前五樣,非常不超越。

尤其看到以拍立得相機、靜電光譜儀或數位錄音機等工具蒐集能量異常證明的熱心調查員,認真請教靈體:「你有什麼要跟我說、跟我交流的?」我超想棒喝:

如果它想告訴你的就是不要「執象以求」呢?如果它想告訴你的就是,人類以為的物質可見世界不是唯一世界呢?

你還在這邊不依不饒地要人家「顯現」(manifest)出人類功能超弱的耳朵、眼睛、鼻子、皮膚能感知、接收的能量、形體,才算逝者「我回來了」、「我死後仍以另一種形態存在」、「我仍與你存在,你不孤單」,會不會太人性、太淺薄、太以管窺天?

若真有靈,靈都已超越三度空間,還得像變魔術似地給你一個硬幣、一隻鳥、閃動的廚房電燈泡,跟活人打pass,你才覺得有愛、被愛、有靈體、有靈界——人的腦子也真夠僵硬了。

人類意識,難道就是這麼習慣「強人所難」?人類意識,以自我為中心,甚至要靈界以陽間為中心

真正的靈性足以在沒看到這些東西證明前就共感、起信。一如年輕的悉達多無須親歷生老病死(或透過啥AR、VR、元宇宙來體驗仿真感受),就在四個城門前被生老病死的宇宙實相,「震」出求道之心。

所以,這種節目還真只能視為對人性「先以欲鉤牽」。

在〈[劇評]《死而未亡:彼岸的世界》:只有西方人會拍,也對西方人的意識影響最大〉中有 6 則留言

  1. 對不起,看到您用”棒喝”一詞,忍不住大笑出聲…..老師您用字精煉,顯得我情緒贅字真是多太多: 只想給對方來個”馬景濤式搖肩噴沫呼喊”(筆記學習ing~)

  2. 谢谢分享,学习了
    活着的人的一种执念?
    我以前比较相信的是
    如果还能感知到已故亲人的信息
    那是其生前磁场能量,但会逐渐减弱消失

  3. 雖然不需要親友離開後顯靈守護,但我仍然好奇之後的境界是如何,就如同未知的知識想了解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